第十六章:舞会_穿越时空之孽恋
忘语小说网 > 穿越时空之孽恋 > 第十六章:舞会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六章:舞会

  "那日失了约,我每日都在想他,真的,阿祁哥哥。"姬言雪的语气十分失落,安祁看着她,仿佛眼里都能滴出水来。

  那日清晨,姬言雪正想溜出宫去景云寺,却被姬言泷抓个正着。最后的结果自然是闻人羽没能等到姬言雪,只好听闻人兆阳的话,回了戎真。

  "我大概知道了,与其去求姬言泷,倒不如直接去安宁边境,阻止这场战争,说不定还能见识见识这个闻人羽,究竟是有多么优秀才能得到雪儿的青睐。"安祁一脸正色道,他稍微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心里隐隐感觉自己可以办到的,况且,墨上流离在边境,应该不会有危险。"你此番出来,姬言泷知道吗?"安祁想起了那个让人无语的皇帝,如果知道自己带着姬言雪去边境,估计又得闹上一出。

  "哥哥不知道,我偷偷出来的。"姬言雪虽是怕得很,但比起闻人羽的安危,这点惧怕根本不算什么。

  安祁叹了一口气,问道:"边境距离此地有多远?

  "大概百里。

  安祁心想,姬言泷的旨令是昨日早朝下发的,快马加鞭大概两日到达。今日卯时墨上流离出发,自己和姬言雪此时出发,相差也不过两个小时左右,能赶上。

  "阿祁哥哥,我想同戎真的太子成亲..."姬言雪看着车外,静静地说道。

  安祁想起姬言雪与墨上流离的婚事来,问道:"那你为何之前还会答应与离哥成亲?

  "我...不想让哥哥失望。"姬言雪回过头,望着安祁道。"并且,那日假面舞会上,阿羽哥哥有了婚约...我..."姬言雪喃喃道。

  所以姬言雪会一口答应姬言泷的指婚,只是因为跟闻人羽赌气?这傻姑娘,万一那日的亲事没有被打断,她现在不就和墨上流离在一起了吗?

  安祁觉得命运这件事真的是很奇妙。

  "放心吧,阿祁哥哥会尽力帮你的。

  "谢谢阿祁哥哥。

  过了一会安祁又道:"路途遥远,一大早就起来了吧,要不要睡会?

  "好。"姬言雪心里高兴极了,安祁竟真的愿意帮助自己,更多的是期待,自那以后,已经有半年没见过他了。

  [六月前]

  "雪儿,戎真几日后有一场假面舞会,你要不要同朕一起去?"姬言泷收到戎真送来的请帖,心想自己好久都没带姬言雪一起出去游玩了,便来到玲珑宫询问姬言雪的意愿。

  能和哥哥出去游玩,姬言雪自然是欢喜的,立马答道:"好啊好啊。

  "那明日朕叫几个嬷嬷带上好看的礼服过来,你自行挑选,然后到凌霜宫寻我便是,我们一同前去。"姬言泷说完没有停留便离去了,让姬言雪感觉好像这并非他主动邀请,而是在完成任务。

  哥哥总是这样,就算是对她好,也让她感觉到十分遥远。

  姬言雪还从没参加过这种舞会,以前哥哥总是用年龄尚小当做理由不让她去,但今天哥哥主动找到自己,她当然是愿意得很的。

  第二日姬言雪早早地起了床,在玲珑宫等了许久也没见到哥哥唤来的嬷嬷,哥哥总是爱忘事,姬言雪叹息道。于是姬言雪穿上了去年生日姬言泷为自己买的粉色烟云蝴蝶裙,又好生打扮了一番,才跑到凌霜宫找姬言泷,进入宫中却不见他的人影。

  "奴婢参见公主殿下。"姬言雪顺着声音望去,是凌霜宫的丫鬟。

  姬言雪在宫内寻了片刻,还是不见姬言泷的身影,问道:"皇兄呢?

  "陛下一大早便离去了,特意让奴婢在此地等候,待公主殿下寻来便将这封手信交于你。"丫鬟一见姬言雪来了,便从文案上拿起信,交给了她。

  "雪儿,朕今日有急事去西华,不能与你一同去戎真参加舞会,要不要去你自己决定,朕不干涉。若决定要去的话,记得带上几个侍卫丫鬟,注意安全。

  兄长留

  这是什么意思?

  又不能与哥哥一同出去了吗?

  哥哥肯定还在生自己的气。

  可姬言雪想破头也想不出哥哥为何而气,又或者说,她本没错,只是哥哥不喜欢自己罢了。

  自阿娘死后,哥哥好像从来都没有再说过喜欢自己。

  姬言雪揣着手信,走出凌霜宫。

  哥哥不带她去,那她就自己去。

  姬言雪随便叫了几个丫鬟侍卫便上路了。戎真与安宁虽是相邻的两个国家,但要从皇宫乘着马车到戎真,可真得花上两三日。

  正值夏季,姬言雪又命丫鬟帮着带了几件单薄的素衫,以免路途中弄脏了身上的衣物却没有更换的。

  [戎真边境]

  姬言雪一行人刚到戎真边境,便有将士前来问话:"车上尊贵的客人,可是来参加假面舞会的?

  姬言雪一听有人拦路,便走出马车,对那个将士点点头,道:"是的。

  "那么方便让在下看看请帖吗?陛下强调过,见到请帖才能放人进去。"将士一脸正色,毫不含糊地说道。

  姬言雪大惊失色,天,她忘了请帖的事,期期艾艾道:"我,我

  僵持了好一会,有人从身后走过,然后对那个将士说道:"放她进去。

  "喏!太子殿下。"将士们立刻分开一条路,让姬言雪通过。

  戎真的太子?姬言雪回头看去,这人的声音听着与闻人羽十分相似,身高也差不多,可是,若他真的是闻人羽,为何没有认出自己?明明才几个月不见而已。

  那人身着白色内衫,外边是绣着凤凰的红色长袍,腰上的绸带并不系紧,头发随意散着却不凌乱,甚是好看。

  他带着一个狐狸的面具,姬言雪看不清他的脸,就没办法知道他究竟是不是闻人羽。

  那人没再说什么,径直向主城的方向走去。

  没走几步又返回来,对姬言雪说道:"姑娘,我带你进宫吧。

  "多谢殿下。"姬言雪彬彬有礼道。既然有人带路,且看这人并没有随从和马车,姬言雪索性也不坐马车了,走在男子的身后。

  这人是戎真的太子,却一点没有架子,对自己自称'我';,而不是'本宫';,这平易近人的性格也很像他,姬言雪望着戎真太子的背影,心想道。

  闻人羽怎么可能没认出姬言雪来,只是一眼就知晓那是他日思夜想的命定之人,所以见她被守边将士拦下来,就立马上前解围。

  "姑娘为何无长辈陪同?"闻人羽突然发问,他很难想象,一个小公主外出这么远,她的皇兄竟也能放心。

  "长辈?哥哥今日有急事去西华了,没能同我前来,所以我一个人来的。但我们是真的有收到请帖的,只是忘了带来。"姬言雪认真的说着,生怕这位太子误会她是偷摸着混进来的。

  闻人羽当然知道,安宁皇帝的请帖是他亲自送去的。

  "殿下,你可知道戎真有姓闻人的大户人家吗?"姬言雪还是忍不住想知道,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她的思念之人。

  "不知,姑娘有什么事找这家人吗?"闻人羽故意装作不知道,回过头一脸疑惑地问道。

  看这太子的反应,应当不是闻人羽了。"无事。"姬言雪的语气很失落,像泄了气的皮球,果然,自己将希望寄于戎真,真是可笑。明明是自己失约在先,再不能相见,也算是对她的惩罚罢。

  两人一路上再没交谈,走了大概一个时辰,姬言雪再也走不动了。

  见姬言雪不再走动,闻人羽也停下来,道:"姑娘,可是累了?

  "嗯。"姬言雪弯着腰,用手轻轻地捶着自己的膝盖,应了一声。

  "上车吧,快些到城里去休息,舞会今晚才开始。"闻人羽扶着姬言雪上了马车。

  见男子没有要一起的意思,姬言雪忙问道:"太子殿下,你不同我们一起走吗?

  "后会有期。"闻人羽微笑着说完便下了马车。

  姬言雪掀开马车的窗帘,看着闻人羽的背影,姬言雪突然很不舍。

  整整一日过后,姬言雪一行人才到达戎真的主城,听戎真太子说今日便是舞会的日子,街上热闹极了,都在为今晚的重头戏做准备。侍卫为姬言雪准备好了客房,姬言雪没再出过门。

  "公主殿下,这是奴婢在街上为你买的面具,肯定特别适合你。"丫鬟小玲拿着一个白兔面具,从客房外进来,递给了姬言雪。

  姬言雪微微一笑,道:"小玲,谢谢你。"小玲是自己的贴身丫鬟,很早就跟着自己了,方才姬言雪同他们说,若是想出去玩就尽管出去,只要天黑之前回来客栈就行,没想到小玲会贴心到为自己挑选面具。

  姬言雪从睡梦中醒来,看见一旁熟睡的安祁,于是轻轻地拉开窗帘,看了看外面的风景,应该是靠近边境了,周围竟有些荒芜的感觉。

  戎真的假面舞会上,姬言雪没有多注意打扮。俗话说:'女为悦己者容';。但是这场舞会没有姬言泷,更没有闻人羽,姬言雪只是一身素衫裙加一个白兔面具,她也没想过要惊艳谁。

  "姑娘?...姑娘?"陌生的声音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angyu9.cc。忘语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angyu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