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折磨_穿越时空之孽恋
忘语小说网 > 穿越时空之孽恋 > 第十七章:折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七章:折磨

  好像有人在叫自己?坐在一旁安静思考的姬言雪被谁的呼唤声拉了回来,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姬言雪赶忙站起身行了个礼,抬头一看是一名陌生的男子,虽也戴着面具,但姬言雪的直觉告诉她,这不是个好人。

  愣了好一会,姬言雪觉得不理睬也不是个办法,只好硬着头皮问道:"公子,有事吗?

  "在下能有幸请姑娘一起跳支舞吗?"男子彬彬有礼地问道,将手作邀约状,伸到姬言雪的面前。

  "可是,我...我不会跳舞啊。"姬言雪觉得这样说应该算是拒绝了吧。

  "没关系,跟着我的步伐,我会教你的!"尽管姬言雪表现得百般不情愿,男子好像没有要打退堂鼓的意思,仍微笑着望着姬言雪。

  姬言雪背着姬言泷偷偷看过许多情场高手的文章,讲的差不多都是美人受困定有英雄出手相救的套路,自己现在的情况正缺一个英雄!

  可是,她等呀等呀,终是没有等到她的英雄。

  最终迫于无奈,姬言雪同意了男子的邀约。

  戎真虽然不像安宁那般人多地广,但是舞会的气氛却比安宁温馨得多,姬言雪觉得空气都是红红火火的。

  舞会进行到一半,东道主闻人兆阳走到烽火台上,然后道:"今日的舞会是为朕的长子,也就是当今戎真的太子而举办,祝贺他成功向严丞相的千金提亲,成亲大典将在一月后进行,届时会再次向各位递上请帖。感谢各位光临本次的舞会,希望大家都能玩得开心、玩得尽兴。

  那个太子要成亲了啊,真好!姬言雪在心里暗自羡慕着,能够爱自己所爱,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闻人羽看着人群,一下就找到了戴着白兔面具的姬言雪,她身边的男人是谁?新欢吗?闻人羽的脸一下就拉了下去,但他站在烽火台上,没人会注意到他脸上细微的变化,袖里的手已经紧紧握成拳。

  过了一会,他摘下了面具,然后对着人群说道:"感谢大家来到戎真的假面舞会,今晚,我闻人羽一定陪你们玩个痛快!"很像是刻意的说明着什么。

  闻人羽!

  姬言雪停下了跳舞的动作,看向烽火台的人,从姬言雪的角度看闻人羽,同那日的那个身影一模一样。

  果然是他!

  闻人羽自然是看到了姬言雪的。他很想冲过去,问问姬言雪,那日为何失约。可现在的他,已经有了婚约,又有什么资格去质问姬言雪。

  安祁醒来的时候,他们乘坐的马车已经抵达安宁边境,边境的那条河两边有许许多多的战营,安祁一行人的这一些战营自然是安宁国的。

  还没靠近战营,便有士兵前来问话,那士兵一见是安宁的公主,立刻行了个礼,道:"属下参见公主殿下。

  "免礼。"姬言雪声音清脆,安祁觉得很好听。

  "谢公主殿下。"那士兵又行了个礼,愣了一会,才道:"公主殿下怎会出现在这里,此地即将爆发一场战争,公主不宜久留。

  士兵转过头,看到了与姬言雪一同前来的安祁,然后说道:"这位是墨上家的二公子吧,我听说过你,在朝堂上与陛下的谈话很有胆量,我很佩服你!!"说完还激动地拉住安祁的手,以示敬佩。

  安祁表示很尴尬,连连道谢:"谢谢,谢谢。

  墨上流离听到营外有声音,生怕是戎真的行动,于是出来察看。

  竟看到了安祁和姬言雪,墨上流离觉得很不可思议,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以前不觉得自己是会因为想念而出现幻觉的人。

  隔了一会,那两人好像看到了墨上流离,朝他走过去。

  走近了才确定这不是幻觉,是真真正正的人。

  "微臣参见公主殿下。"墨上流离首先是向姬言雪行了个礼。

  姬言雪点点头,然后急切地说道:"阿离哥哥!我们有特别重要的事找你。"姬言雪孩子般的声音又在墨上流离耳边响起,婉转动听。

  安祁觉得在外边交谈实在不成样子,于是道:"我们进去说吧。"墨上流离点点头表示答应了,在战场上遇见自己心仪的人,他感觉很美好。

  安祁首先开口道:"离哥,你知道戎真为何驻扎于安宁边境吗?

  "不知。"墨上流离也就比安祁他们早到两三个时辰,刚安顿下来,还没来得及去前线了解情况,就遇见了他们,然后便是营内的状况,根本不知道原因。

  "那就不要攻打戎真了。"安祁又道。

  墨上流离疑惑问道:"和平论吗?"他不相信安祁会因为反对武力而千里迢迢阻止这场战争。

  "因为我喜欢...戎真...的太子。"姬言雪终是耐不住性子了,抢着说道。

  看着墨上流离不敢置信的表情,安祁点点头,然后道:"所以,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的。"墨上流离若有所思,安祁又道:"先不要攻击,待会我作为外交官去戎真那边问问他们此番是为何而来,再做定夺。

  "我也要去!阿祁哥哥,我也去。"姬言雪道,声音略显激动。

  "不行,太乱来了,万一戎真将你们扣押起来做人质,让我如何是好?"墨上流离一下就否决了这个提议,让阿祁单独去冒险是绝对不可能的。

  安祁毫不泄气,继续说道:"雪儿的幸福就摆在这,我必须为她争取。"安祁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就认定了对面的战营里一定有闻人羽。

  "我自己也要争取的!"姬言雪坚定地说着。

  墨上流离真的是拿他俩没办法,一唱一和的,只好妥协,道:"那,我跟你们去。"让安祁和姬言雪'羊入虎口';他也是不允许的,如果实在要去,他一定要跟着的。

  "好!"姬言雪兴奋地说道。

  安祁的脸上闪过一丝微笑,墨上流离恰好看到,自己算是做了一件让他开心的事了吧。

  一切安顿好,安祁一行人来到戎真的战营外,营外看守的士兵一见前方来了几个陌生人,便抄起长矛缓缓走去,喝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安宁外交官,墨上祁。

  "安宁国军总将,墨上流离。

  "安宁公主,姬言雪。

  看守的士兵听完,表情变得热情,原来是从安宁国来的,太子特意吩咐过,若是有安宁的人找来,一定要带着他们去见他。

  然后看守的士兵带着安祁一行人进了闻人羽的战营。

  姬言雪一进门,就看到了闻人羽的背影,那个她好喜欢好喜欢的人就在眼前。

  闻人羽听到动静,回过头,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姬言雪,他激动地从地上爬起来,问道:"言雪!是你吗,言雪?

  假面舞会上,姬言雪认出闻人羽后,就跑着离开了。闻人羽知道自己伤害了姬言雪,想方设法取消与严丞相女儿的婚约,却被闻人兆阳关了整整六个月。

  闻人羽一出来就带上了一个军队,护送自己到安宁提亲。这几日在安宁边境调整休息,没想到却引起了这么大的误会,倘若不是安祁执意要来了解情况,估计两国已经开始打起来了。

  "言雪,还记得我们在景云寺的第一次相见吗?你蹲在树林里哭泣,哭得特别伤心,我不知道怎地,从那时起,心里有一个强烈的愿望,我想要陪在你身边,我认为这就是他们说的一见钟情。第二天你失了约,我等了好久也没等到你,后来我想等你的一个解释,安宁假面舞会的请帖是我亲自送的,我就想在舞会上气气你,你跑离开的那一刻,我慌到不行,我怕再也见不到你了,所以我跟父皇请求退掉婚约,父皇把我关起来,过了六个月。现在,我已经取消了婚约,言雪,我要娶你,我要一生一世和你在一起。"闻人羽慢慢地说着,姬言雪认真地听,安祁看着两人,心里很是欣慰,这两人也算是修成了正果。

  安祁想,其实世界上很多感情,都是很奇妙的,少一点相互折磨,就能一生一世。

  事情差不多理清了,墨上流离将此事告诉了黎将军,黎将军放声大笑道:"末将恭喜公主殿下和太子殿下,喜结连理。

  说完大家都笑了起来。

  墨上流离带着军队和安祁一行人回宫,有了闻人羽,安祁自然是主动的把姬言雪乘坐的那辆马车的位置让了出来,然后上了墨上流离的马车。

  "阿祁,你还是同以前一般,那么固执。"墨上流离微笑着说道,"不过,这次的事情,你做的很对。

  像是收到了赞扬的孩子,安祁得意地说道:"四年的大学可不是白上的..."说出口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忙改口道:"几十年的大白米饭,四年的..."安祁发现越抹越黑,干脆换个说法,道:"离哥的弟弟,肯定是要成大器的!

  墨上流离被他逗笑了,应道:"嗯,成大器!

  闻人羽随着安祁一行人到达了安宁的皇宫,此时距离姬言泷派人到墨上府接安祁已经过去了五天之久。

  姬言泷此刻正在早朝,前两天传信官报来的安祁与姬言雪在安宁边境与戎真谈和的消息让姬言泷气急败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angyu9.cc。忘语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angyu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