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少女_穿越时空之孽恋
忘语小说网 > 穿越时空之孽恋 > 第二十二章:少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二章:少女

  姬言泷暂时还不想让安宁与西华打起来,只带了几个侍卫,他想,应付姬仓还是足够的。

  一路奔波。

  [西华边境]

  姬言泷的马车刚到西华边境,就被守卫的士兵拦了下来。

  姬言泷没等士兵问,主动开口道:"安宁姬言泷。

  士兵忙变了脸,一边让路一边道:"原来是安宁的皇帝,小的失礼了,陛下,请进!

  姬仓特意嘱托过,若是安宁的皇帝到了,一定请进城,带到李府。

  [李府]

  "陛下,大人,李府到了。"士兵将安祁一行人带到了李府,道。

  安祁和姬言泷下了马车,李府门前除了一个扫地的家丁,别无他人。

  "这姬仓仍是这么嚣张。"姬言泷冷冷地道。

  安祁也不好插嘴说什么,跟着姬言泷进了李府。

  两人就这样进了大户人家的门,无人招待引路,姬言泷知道这是姬仓特意安排的。

  走到主厅前面,姬言泷大声道:"客人来了也不出来接待一下,姬仓,你果真如同以前一样,不知礼节。"姬言泷知道这样势必会激怒姬仓,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姬仓从主厅走出来,冷笑一声,道:"姬言泷,你也如同以前一般,你娘是教你这样叫兄长的吗?

  姬言泷深吸了一口气,忍着怒气然后道:"你没资格提起她!

  "哟哟哟,怎么啦,我们家小泷泷生气啦?好怕怕啊!是不是要像掐死你阿娘那样杀了我?太可怕了!"姬仓面部狰狞,让人见了觉得这人已经疯了。

  没错,他就是疯了。

  见到姬言泷,他想杀了他想疯了!

  姬言泷真想一剑捅死他,不得不说,姬仓的激将法是真的不错,气得他发抖,手在腰上寻找着剑柄。

  安祁按住了姬言泷的手,对他摇了摇头,然后又对姬仓说:"墨上流离呢?

  姬仓冷哼一声,然后大声道:"这不是墨上府的二公子墨上祁吗?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千万别,本王可不会喜欢男人!怎么?来救你心爱的离哥哥?"姬仓越说越起劲,甚至在安祁的周围转悠了起来。

  安祁想,这人以后若是死了,一定是他的那张嘴惹的祸。

  安祁不想多跟姬仓废话,道:"快点把他放了!

  姬仓挑起安祁的下巴,恶狠狠地道:"你当你是谁呢?小杂种!竟敢命令本王?

  见状,姬言泷立即上前抓住姬仓的手,甩开了,目光凶狠的道:"别碰他!

  姬仓站定,拍了拍手,道:"堂堂安宁的皇上,也爱恋这个男人?"他像是疯了一般,"啧啧啧,看来是纠结的三角恋,不错不错,本王很喜欢!

  姬言泷不想再浪费时间,"说吧,什么条件?

  姬仓放声大笑,走到前院,蹲下身子戏着浅塘里的鱼儿,道:"你知道本王想要什么。

  "若是不给呢?"姬言泷问。

  只见姬仓捉住了一条红白色的小鱼,然后活生生给捏死了,扔到草地上,不一会儿就有只小猫跑来将死鱼叼了去。

  家丁识相的拿来了手帕,姬仓优雅的擦净了手。

  就是趁现在,安祁点点头。

  安祁一把夺过姬仓腰上的佩剑,绕到他身后,将剑锋对准他的脖子,姬言泷一声令下,带来的侍卫立即围住了姬仓,姬仓大惊失色,知道自己被算计了,还正色道:"堂堂安宁国的君主,竟也喜欢做偷袭这等不光明之事?

  姬言泷知道姬仓的德行,自作聪明,容易掉以轻心,这是他最大的弱点。"少废话,墨上流离在哪?

  "柴屋。"姬仓如今如同砧板上的肉,只得如实回答。

  安祁听了带着姬仓的剑赶紧向后院跑去,姬言泷命人看好了姬仓也紧跟着去了。

  安祁看一间屋外有几个壮汉守着,便猜测那就是关着墨上流离的柴屋。

  几个壮汉看到了闯进来的两人,立刻提高警惕,站得更加挺拔。"何人?"其中一个壮汉问道。

  安祁答:"你们王爷说了,让你们放人。

  "噢,好。"那个稍微高点的壮汉道,正准备开柴屋的门,被另一个壮汉给拦住了,"你没长脑子啊,他说啥就是啥吗?只要王爷没亲口跟我们说,这门就不能开!

  "噢,是。"高个壮汉连连点头,道。

  安祁又道:"你们王爷有事耽搁了,真的是让我们来接他走的。"边说边示意姬言泷偷偷去窗边看墨上流离的情况。

  那壮汉迟疑了一下,问道:"真的?

  "千真万确。不信你们看我手中拿的剑。"安祁说着挥了挥剑,他尽量地拖延时间,人们常说,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安祁经实验证明,说得果然没错。

  姬言泷来到窗前,这窗户居然没有关,所以这姬仓做事是真的很不严谨。没用多大劲,姬言泷便进了柴屋,看到了正在想方设法解开绳子的墨上流离。

  墨上流离惊讶道:"陛下,你怎么会在这?

  姬言泷一边为墨上流离解绳子一边回答道:"朕来救你,还能干嘛?

  墨上流离身上的绳子解开后,立刻跪了下去,道:"请陛下赐罪,都是微臣大意了,才会被奸人带到这来。还让陛下费心了,陛下能来救微臣,微臣不胜感激!

  姬言泷是自然不知道那日墨上流离为何要离去的,按他的性格,如果知道了,恐怕就不会来救墨上流离了。

  墨上流离与姬言泷直接把柴屋的门给踢破了,大大方方地从正门走出去,几个壮汉回头,先是被吓了一跳,然后才想起,不能让墨上流离跑了。

  墨上流离这个安宁国军总将军可不是白当的,虽然是被绑了很久,身体都不太灵活了,但对付这几个壮汉还是绰绰有余的。

  将几个壮汉都放倒在地后,三人向前院走去,姬言泷想,是时候离开了。

  姬仓看着几人离去的背影,下次,绝不会这么好运了。

  [马车内]

  墨上流离看着安祁,道:"阿祁,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弃我于不顾的。

  安祁翻了个白眼,这都什么跟什么呀,救人是很正常的事好吧。"离哥,下次不要再掉以轻心了,我看那姬仓不是个好人。

  墨上流离怎会不知道姬仓的为人,这次确实是自己疏忽了,被人暗算还被绑了起来,墨上流离想想就觉得好笑。

  墨上流离问:"阿娘她没有为难你吧?

  姬言泷道:"你可别提你那个娘了,来宫里大闹了一场,你祖父都拦不住。

  墨上流离又问:"真有这么厉害?阿娘平日是最注意形象的。

  安祁道:"爱儿子的母亲是什么都不惧怕的。"没错,就像当初替自己背负罪名的母亲,那样伟大。

  墨上流离看了看安祁,又看了看姬言泷,没再发问,他明白他俩这些年来没有得到母爱的痛苦。

  安祁看着墨上流离和姬言泷,想要说之前下定决心的事,却又不好意思开口。

  姬言泷看安祁扭扭捏捏的样子,问:"祁祁,你可是有话要同我们讲?

  安祁一听,头摇得像上了发条那般,道:"没有,没有。

  墨上流离知道安祁绝对有事,肯定又是不好开口,于是道:"那便休息吧,大家都累了,有什么事等回了安宁再说。

  安祁听墨上流离这样说,忙回答道:"嗯嗯!

  心里大感叹道,这可是个绝好的机会,但那种事没有引子,怎么好意思开口,难道这又是上天给自己的一道难题?

  想着想着,安祁便沉睡了去。

  墨上流离和姬言泷都没有睡,也没有说话,他俩能有啥好说的。

  墨上流离想,以后得多待在安祁身边,不能让姬言泷有机可乘。

  姬言泷想,以后要多想办法,把安祁留在自己身边,不能让墨上流离夺了去。

  [玲珑宫]

  这几日姬言泷不在,闻人羽便接下了照顾姬言雪的担子,他想自己本就是要照顾姬言雪一生的人,在成亲之前先找找感觉也挺不错的。

  这几日姬言雪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在做什么,闻人羽问她,她也不说,只得作罢。

  今日早晨闻人**玲珑宫路过,准备给姬言雪送新进的水果,听到了里面的动静,便决定一探究竟。

  闻人羽悄悄进了去,告诫一旁的宫女不要声张。然后偷偷地倚在门上,仔细观察里边的情况。

  只见姬言雪手上拿着一个绣花绷,正在一针一线地忙着,还时不时哼几句小曲儿。

  闻人羽想逗逗这小家伙,于是故意咳嗽了两声。

  姬言雪听到闻人羽的声音,赶紧将绣花绷藏了起来,不料被针狠狠地刺了一下。

  "哎呀!"姬言雪没忍住疼,叫喊了出来。

  闻人羽赶紧上前,握住了姬言雪的手,仔细查看,小心翼翼地将姬言雪被刺伤的手指放在嘴边,轻轻地吹了几下,还念道:"痛痛飞,痛痛飞。

  闻人羽也觉得这样特别幼稚,但他就是想这样做。

  姬言雪看着闻人羽着急的样子,笑了起来。"羽哥哥,你真好!

  闻人羽顺势将姬言雪另一只手上的绣花绷夺了过来,道:"让我看看,言雪这是在绣什么呢?

  姬言雪没有闻人羽那么高,根本够不着他手里的绣花绷,只能任由他拿着看了个全。

  "言雪,这图案真好看!"闻人羽夸赞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angyu9.cc。忘语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angyu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