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心悸_穿越时空之孽恋
忘语小说网 > 穿越时空之孽恋 > 第三十八章:心悸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八章:心悸

  那日在安家宋魏文和墨上祁深情凝视了之后,墨上祁连着好几天都没有再见过宋魏文。

  "阿文,到底发生什么了?你为什么突然不要我了?"酒吧包厢里坐着一个俊美的男子,他声音轻柔,却带着寒意。

  而他对面坐的,正是宋魏文!

  宋魏文微微垂头,道:"玄哥,我可能喜欢上了一个人。

  贺敬玄歪着头问道:"谁?

  宋魏文没有回话。

  贺敬玄一脚踢开了桌子上陈列的红酒瓶,怒吼道:"我他妈问你是谁!

  宋魏文知道情况不妙,赶忙站起身,跑到贺敬玄的跟前,跪着道歉:"对不起,玄哥,我错了...对不起

  贺敬玄一点不领情,伸手一把抓住宋魏文的脖子,怒目圆睁,"是不是安家那个小白脸!?早就听说你和他玩得好?怎么?他才能满足你是吗?

  "不...不是,不是他..."宋魏文的脖子被贺敬玄狠狠地掐着,只能一个字一个字地蹦出来。

  "你他妈以为你是谁!竟敢不要我?只有我不要你!你知不知道?"贺敬玄像是疯了一般,吼道,任凭宋魏文如何挣扎,他的手都没有放松一下。

  "我,我...知道..."宋魏文的脑子里浮现出墨上祁的脸,那日他们对视时的场景,以及过去无话不谈的几年。

  好像已经不能呼吸了,宋魏文感觉自己的眼皮很重,想闭上眼睛睡觉。

  贺敬玄见宋魏文的脸已经白得吓人,才缓缓松开手,一把将虚弱的宋魏文扔回地上,冷冷地说道:"明天开始,搬来我家住!

  宋魏文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听到贺敬玄的话,应了一声就晕了过去。

  "操,这么不经玩,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的!"贺敬玄将地上晕过去的宋魏文拉起,扛在肩上,快速走出包间。

  贺敬玄恼得很,他也说不清这人有什么好的!可就是放不掉。

  宋魏文是宋家的独生子,家庭背景优越,学习也好,长得也不错,可以说人生都应是无忧无虑的。几个月前宋魏文通过一个***友群找到贺敬玄,说要跟他谈恋爱。

  刚开始贺敬玄只是想玩玩,他想,就这屁大点儿孩子能怎么跳脱?

  没想到这几个月来宋魏文的表现超乎了贺敬玄的想象,宋魏文比一般的贵族公子要听话,像是贺敬玄的专属宠物。宋魏文的一切都吸引着贺敬玄,让他着迷。

  贺敬玄过去玩过的男人女人不能说数不胜数,但也不算少。宋魏文主动送上门来后,贺敬玄像是改了性,再也没找过以前的'旧爱';。

  不怕丢人的说,贺敬玄强忍着欲望,至今都没碰过宋魏文。

  宋魏文像一件白衬衫,贺敬玄不想弄脏了,哪怕是一点点褶皱,也会让他受不了。

  但是今晚,贺敬玄是真的被宋魏文惹恼了,他要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主权。

  贺敬玄一直扛着宋魏文走出了酒吧,先是将肩上的人扔到那台红色的玛莎拉蒂上,给他系好了安全带,然后自己才上车。

  "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贺敬玄一边开车,时不时转头看了看副驾驶座位上的宋魏文,自言自语道。

  宋魏文醒来的时候,贺敬玄已经把他带到了自己的别墅里。

  宋魏文发现自己此刻正躺在贺敬玄的大床上。

  "醒了?"贺敬玄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宋魏文循声望去,看到了挺拔在门口的贺敬玄。

  贺敬玄只穿着干净的衬衫,和日常上班的西裤,脚上踩着白色的拖鞋,头发散乱着,有点湿,像是刚刚洗过了。他手里端着一杯水,徐徐向宋魏文走来。

  "喝点热水,今晚用嗓子的时间多着呢!"贺敬玄冷笑一声,然后说道。

  宋魏文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淡然地接过水杯,一口喝去了一大半。

  确实太渴了,感觉喉咙处像是有火在烧。

  "去洗澡吧。"等宋魏文喝完水,贺敬玄拿过水杯,站起身,对床上的宋魏文说道,"洗干净在床上等我,不许乱跑,我先出去办点事。

  宋魏文惊慌,问道:"什么事?

  大半夜能有什么事?莫非是想找安祁的麻烦?

  贺敬玄拿着水杯的手显然比之前用力多了,宋魏文看到了他暴起的骨节青筋。

  很快贺敬玄就调整好了情绪,轻声道:"放心,我还没有那么无聊,公司的事。

  宋魏文松了一口气,眉间舒展开来。

  贺敬玄转过身,道:"要是今晚你没让我满意,我可能就会变无聊了。

  宋魏文急切地答道:"我知道了。

  贺敬玄没好气的冷哼一声,走出房间去,拉上门。

  宋魏文也说不上自己是何时喜欢上安祁的,他只记得自己发觉时,对安祁的感情越来越压不住,然后就随便加了个***友群,一进群就看到贺敬玄的名字,感觉名字很对眼缘就加上了。

  没想到这贺敬玄一加上宋魏文就退了那个***友群,直接对宋魏文表明态度:要玩就一心一意地陪我玩,别给我整些外面的骚味。

  宋魏文只想赶紧转移注意力,不要继续整夜整夜地思念安祁便好,也就答应了贺敬玄的要求。

  贺敬玄也是奇怪,几个月来一直没有碰自己。两个人相处得也还算愉快,偶尔吃吃饭看看剧打打啵,除了没上过床,其他情侣之间该做的都做过了。

  宋魏文觉得最对不起的人就是贺敬玄,自己利用了他。

  这几天思前想后终于下定决心,要跟贺敬玄说清楚讲明白,没想到贺敬玄的反应这么大,差点掐死自己,宋魏文感觉自己摊上事儿了。

  可是事到如今,牵扯到安祁,宋魏文只能听由贺敬玄摆布。

  贺敬玄刚刚也挑明了,宋魏文要是敢再惹得他不开心,安祁就不会有好日子过。

  为了安祁,宋魏文甘愿。

  宋魏文还没有来过贺敬玄的这栋私人别墅,虽是被贺敬玄告诫了不要乱跑,但想着贺敬玄不会这么快回来,宋魏文下了床,在别墅里转悠了起来。

  看样子这栋别墅是没有固定的佣人的,但是整栋房子都很整洁舒适,应该是定期有人来打扫。厨房的厨具都留有使用过的痕迹,厨架上还有几本食谱。

  宋魏文不知为何,鬼使神差地拿起一本食谱,翻开第一页目录,上面有着贺敬玄的笔记。

  第一次在家给阿文做的菜,他说还不错,就是有点辣,个人打7分。

  第一次和阿文接吻,心血来潮学的菜,阿文吃了表情很满足,个人打9.5分。

  阿文第一次主动吻自己,爱心早餐优选,个人打8分。

  阿文不喜欢的菜。

  阿文喜欢的菜。

  阿文不吃辣!

  密密麻麻全是关于宋魏文的口味,贺敬玄居然为他做到这个地步!

  宋魏文想起和贺敬玄在一起的生活,他们之前一直是在另一栋别墅吃饭睡觉,也只是偶尔在一起,没想到他每次都是自己下的厨,还仔细做了笔记。

  "你在做什么?

  贺敬玄的声音突然在头顶响起,宋魏文手里的食谱一下掉到地上。

  "我..."宋魏文支支吾吾,居然被抓了个现行,这也太狗血了。

  贺敬玄一把横抱起宋魏文,向楼上卧室走去。

  "我说了吧?不许乱跑!不听话的后果是什么?"食谱被宋魏文看到,贺敬玄简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那可是他最后的倔强,怎么可以让宋魏文看到,真是气死了。

  "玄哥,对不起。"宋魏文死死地靠在贺敬玄的怀里,也不敢看贺敬玄的脸。他真的想说,玄哥,对不起。

  贺敬玄一脚踢开卧室的门,走了几步,然后将宋魏文扔向大床,冷冷地说道:"自己脱,我先去洗澡。

  "好..."宋魏文颤抖着应道。

  结果等到贺敬玄洗完澡出来宋魏文也没脱衣服,他有点紧张...贺敬玄只好帮他脱了去。

  宋魏文木讷地接受着贺敬玄似火的吻,贺敬玄吻过宋魏文的额头、鼻梁、嘴唇、耳朵、脖子

  明明接下来就应该是一场翻云覆雨,贺敬玄还是没能下手。

  如果不能两情相悦,情爱又有何意义!

  "玄哥?"贺敬玄突然停止了动作,引来了宋魏文的疑惑。

  "你走吧。"贺敬玄轻柔地说道,他把头别到一边,好像有什么要夺眶而出。

  "玄哥,你很难受吗?"宋魏文看不到贺敬玄的脸,他的身体好像在抖动,难道是强忍欲望的表现?"玄哥,你下不了手,我来帮你吧。

  贺敬玄一把推开宋魏文,依旧轻柔地说道:"你走吧,求你了,趁我还有理智之前,快点走!我今晚,不需要你了。

  宋魏文捡起地上的衣服,迅速穿起,向门外走去,"玄哥,那,我先走了,如果你有需要,再叫我。

  "嗯。"贺敬玄没有看宋魏文,答道。

  听见关门声,贺敬玄才转过头来,泪水模糊了视线。

  门已经关上了。

  真的走了。

  放走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angyu9.cc。忘语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angyu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