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初雪_穿越时空之孽恋
忘语小说网 > 穿越时空之孽恋 > 第四十章:初雪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章:初雪

  寻找恩英师太的过程很长很长,姬言雪跟着闻人羽去了很多地方,她没想过,长途跋涉会是这样令人开心的事情。

  一转眼就到了冬天,即便今年冬天的雪没有如约而至,空气中还是弥漫着寒冷的气息。

  有闻人羽的陪伴,姬言雪觉得心里永远都是暖暖的。

  "言雪,在想什么?"闻人羽牵着马匹,回过头望着一脸笑意的姬言雪。

  姬言雪小跑到闻人羽身旁,对他说道:"羽哥哥,有你真好!

  闻人羽一手拿着缰绳,一手将姬言雪拥入怀,宠溺地道:"傻瓜。

  一片洁白的雪花掉落在姬言雪的脸庞,闻人羽伸出手,轻轻将姬言雪脸上已化成水珠的雪花拂去。

  "下雪了。"闻人羽道。

  姬言雪抬起头,望着天。

  "真的下雪了!好美!"少女心满怀的姬言雪保持了这样的动作好久。

  闻人羽脱下自己的大袍,给姬言雪披上,"小心着凉。

  冬天来了,墨上坤戴着面具终是不可能瞒天过海,被陷害的这件事还没有完全解决,群众反对的声音越来越高,姬言泷却像是改变了主意,没有对墨上坤做出判决,只是让墨上坤在家待命,没有他的旨意,不得出府半步!百姓日日跑到墨上府前闹,姬言泷又派了重兵看守保护,才保证了墨上府上下的安全。

  安祁被墨上流离强硬地领着回了墨上府,南宫云也没再多作出幺蛾子。她在安祁一行人不在府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南宫宇文,她的亲生父亲,居然想要谋害自己的丈夫!

  那日,南宫云终于赶上了南宫宇文在家,正想进去问问如何解救墨上坤一事,没想到却听到了他和一个女人的对话。

  那声音听起来很生疏,南宫云觉得事情不对,就没有冲进去打搅他们。

  "大人~您和姬仓王爷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呀,都不早点带走人家~害人家在那里受了不少苦头呢!"女人娇嗔道。

  "那不是最近才交好嘛,互帮互助。好啦我的小宝贝,这不是把你接出来了吗?来来来,让我看看你的小翘臀,真美!"南宫宇文的声音逐渐变得不正经,南宫云真为这么个爹感到羞愧。

  眼看里边的人就要一场惊涛大浪,南宫云怒气冲冲地推开门。

  首先是女人的尖叫声,"啊!怎么不敲门呢!

  "区区奴才,也敢对我叫嚣!?"南宫云一把扯下挂在床头的那个丫鬟的衣裳,扔在地上。

  南宫宇文虽是年纪大了,身手也还算得上敏捷,他迅速套上衣物,然后才问道:"云儿,你怎么来了?

  "我再不来您就要给女儿创造个妹妹了是吗?"南宫云用不屑的眼神盯着床上的丫鬟,反问道。

  南宫宇文知道南宫云这是在气头上,回过头对那个丫鬟使了个眼色,然后说道:"把衣服穿好。

  那女人唯唯诺诺,道:"是!大人。

  南宫宇文一直拉着南宫云来到正厅,才开口:"刚刚的话,你都听到了?

  "爹,您为什么要害我的夫君?"南宫云直接坐在了正厅的交椅上,问道。

  "谁说是我害的了?"南宫宇文打死都不可能承认,自己不愿意墨上坤坐上丞相一职。

  南宫云不依不饶,"爹!那您为何要和姬仓扯上关系?

  南宫宇文转过身去,不再看南宫云,低声道:"有些事你不需要知道!

  "姬仓绝对不会是个好皇帝,爹,您收手吧!"南宫云突然站起身,跪倒在南宫宇文身后,扯着他的衣摆哀求道。

  "不可能的,事到如今,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所以您是要与女儿为敌吗?

  "你的意思,要站在墨上坤那边咯?

  "对不起,爹!阿坤他是我爱的人!

  "我是你爹!

  "正因为您是我爹,我才不希望您这样错下去,但是您执意要谋害阿坤,恕女儿不孝了。

  "呵!哈哈...哈...哈哈哈...."南宫宇文没有理会南宫云,自顾自的大笑起来。

  南宫云知道他是不可能收手了,一下从地上爬起来,跑出了南宫府。

  回到墨上府以后,南宫云一直忧心忡忡,不知道该不该将此事告诉墨上坤。

  好几次她都要忍不住了,到最后,她也没能开口。

  一个是自己的父亲,一个是自己的夫君。

  她的人生居然会有做不出选择来的时候。

  "阿祁?在想什么?"墨上流离看着安祁,端着莲藕猪蹄汤发着呆的安祁,问道。

  安祁瞬间回过神,忙道:"啊?怎么啦?

  "心不在焉的,你在想什么呢?"墨上流离又指了指安祁手中的碗,提醒道:"汤要凉了。

  "没事啊!"安祁将手中的碗举起,一勺一勺地往嘴里送,可越是这样越堵不住自己的嘴。"离哥,我觉得姨娘最近有点奇怪。

  不仅仅是为自己做了莲藕猪蹄汤这件事,南宫云说话的语气以及她这些天的行为都很奇怪!像是在故意隐瞒着什么。

  墨上流离稍加思索了一会儿,然后道:"嗯,确实有点奇怪。

  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儿,眼见墨上流离就要情动了,安祁赶紧放下碗勺,幸福地欢呼了一句:"吃饱啦,好幸福!

  墨上流离被他逗笑了,收好了自己想要吻下去的欲望,然后对安祁说道:"吃饱了?要不要离哥陪你去后院走走?

  安祁迅速起身,应道:"好啊。

  墨上流离是想找个隐蔽的地方和安祁来个亲密接触的,安祁也明白。

  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的感情急剧升温,安祁怎么也控制不住愈演愈烈的冲动。

  也许是占有欲在作祟,他想要在墨上祁回到这里之前,把墨上流离吃干抹净;他要证明给墨上祁看,他安祁才是墨上流离深爱的人。

  "那个贱人又来我这里炫耀了!

  墨上流离小心翼翼勾着安祁的手指,在走廊拐角处传来丫鬟小雨的抱怨声。墨上流离赶紧将安祁咚在墙角处,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安祁呼吸变得急促,他直直地盯着墨上流离起伏的胸口,脸越发红润起来。

  明明自己才是后来爱上的那个,怎么越来越控制不住这兽性。

  安祁哪里明白,爱情没有先后。

  "她有什么好炫耀的!?婊子上位!"另一个丫鬟应和道。

  "讲真的,她除了胸大点屁股大点,哪里比得上我们,真不知道南宫大人怎么看上她了?"小雨不依不饶,一个劲地骂骂咧咧。

  "她贱啊!贱者无敌嘛!好啦,消消气,咱不跟她计较了。"那个丫鬟道。

  "要我说啊,这南宫大人也真是好玩,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老老牛吃嫩草!没错,就是这句,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还搞出这些事来,也不怕世人笑话!"小雨一旦开口,就停不下来,也不管自己的身份地位了。"关键啊,这个贱人,以前是姬仓身边的人!

  "别说啦,被南宫夫人听到了你就完了!"另一个丫鬟好心提醒道。

  "哎呀,言论不自由,真烦!!"小雨说到最后还是不忘抱怨着。

  确认两个人都走了,墨上流离才放开安祁,若有所思地说道:"这么说来,祖父大人与姬仓有联系?

  安祁快速为自己的双脸做了按摩,这么烫,究竟是有多火热!

  "看来是的,阿爹的事,肯定和祖父有关!"安祁坚定地望着墨上流离,道。

  "唔..."墨上流离突然就吻上了安祁的唇,他忍不住了。

  墨上流离的舌狡猾地滑进安祁的双唇间,安祁来不及呼吸,只得张开嘴被动地迎接墨上流离热情似火的吻,不怕丢人的说,这是安祁的初吻。

  两个人缠绵了好一会,安祁怕再这样下去,自己会在这里丢了自己的小雏菊,不舍地推开了墨上流离。

  "这里不行,会被发现的!"安祁低声道。

  "阿祁是在暗示哥哥,要找个不会被人发现的地方吃了你吗?"墨上流离舔了舔嘴角,盯着安祁,笑着问道。

  "谈正事!"安祁被他盯得不好意思,有些生气地说道。"祖父为什么还想要陷害阿爹,这是不能理解的一个点。

  "嗯,阿爹向来对祖父很好,逢年过节的问候礼品,一样不差。按道理来说,祖父也应是很看好阿爹的。

  "离哥,你打算怎么做?"安祁想听听墨上流离的想法,很多事情,墨上流离都能圆滑地处理,安祁依赖他,也信任他。

  安祁觉得时代还是要发展比较好,这种事放在他的世界,一支录音笔轻而易举就能破案,何况还有指纹DNA这些高级的技术,那用的着这样费尽心思地想办法?

  "现在唯一的突破口就是小雨口中的那个贱人了,"墨上流离意识到自己说出了不好的话,立刻改口道:"咳咳,那个丫鬟。

  安祁偷笑。

  "事不宜迟,现在就出发吧!"安祁提议道。

  墨上流离点点头,答应了。

  "你们要去哪?"南宫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吓得安祁一哆嗦,她刚刚没看到那激吻的场面吧!?

  墨上流离也是一惊,不过看样子,南宫云是刚到这里,听到的只有最后安祁说的一句话。

  "去兴俞镇买糕点给您和阿爹。"安祁这次反应比较快,先墨上流离一步回答了南宫云。

  "早些回来。"南宫云没有阻拦,轻声嘱咐道。

  她的反应太不正常了,安祁心想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angyu9.cc。忘语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angyu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