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过往_穿越时空之孽恋
忘语小说网 > 穿越时空之孽恋 > 第四章:过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章:过往

  安祁正准备回屋,遇上了刚沐浴完的墨上流离。安祁是一点都不想和这个人打交道,总觉得这人太过于温柔,换句话说,这人对弟弟的态度不正常!那种溺爱让他承受不起,难怪墨上祁会对他产生爱意,这墨上流离真的是,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对,欲擒故纵!

  趁墨上流离没注意,安祁一下溜进自己的屋子里,不要正面接触来得好。

  墨上流离不知道哪里出了错,感觉阿祁变了,言辞不像以前那样任性,做事也比以前果断,想做就做,重要的是,他不再唤自己'离哥哥';了,这让他很不适应。

  回到屋里,一个人静下来,安祁才有时间想安家的事。

  等明天去宫里交了差,就得找回去的办法了。

  自己来过一趟,了了大事一桩,也算是行了一善。

  安祁想起了他回国前发生的事。

  "好孩子,妈妈..."已经四十多岁的苏荷,声音还是那么温柔,温柔得让人安祁觉得这是一种虚弱,仿佛下一刻就会消逝。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苏荷,苏荷,你在不在?"听起来是安老太太的声音,她来做什么?苏荷的声音显得慌乱起来,"祁祁...妈妈先...挂了

  嘟...嘟...熟悉的挂断音,安祁缓缓将手机拿到眼前,看着逐渐变暗的屏幕,攥紧了手中的证书。

  对不起,妈妈,这些年来,没能回家看看你。

  不是安祁不回家,是他回不了家。安家为了阻止他与苏荷相见,手段用尽。安祁害怕安家会做出伤害母亲的事,或者是把自己真的就同苏荷隔离了,转而偷偷用手机与母亲交流,尽管如此,还是很多不方便之处,就像刚刚的突然断线。

  安祁的母亲苏荷是安家的佣人。

  只是个佣人。

  安家先生安正名的妻子多年未能生出孩子,安老太太在这方面没少操心。一次醉酒后,安正名强暴了苏荷,这件事在安家爆发后,安家老太太不但没生气,反而开心坏了。安老太太一方面期待孙子的降临,同时也拼尽了全力阻止苏荷与外界接触。

  没曾想过,苏荷从没有要把安正名告上法庭的想法。

  苏荷爱安正名,一直爱着,但她明白,自己的身份配不上,所以那个时候她反倒表现的很镇定,她甘愿以这样的方式爱一次。

  苏荷怀孕以来,安家对她的态度改变了不少,不再像是个佣人,就好像,就好像要变成安正名的"第二任妻子",可是当今世界,好像不容许一夫多妻,那就只做个小的,没名没分只要能跟着安正名就行,苏荷偷笑。

  安祁出生,可是安家惊天动地的大事,临产期苏荷住的是十万块一天的产前护理室,护理师们无微不至的照顾,安正名丢掉工作来陪产,更让苏荷感觉自己就要美梦成真了。她很开心,这种开心不止源于奢侈的生活,更有着对安正名的幻想,或许,她真的能靠这个孩子得到他,哪怕一点点也足够了。

  每个女人都会存着期待,又在期待中灌注了许许多多的爱。

  可是苏荷怎么也没想到,母凭子贵这种事情不会在安家出现,她是个佣人,一开始是,生了个儿子后仍然是!

  孩子生下来后,安正名再没有过多的时间花在家里,一心扑在公司事务上;安正名的妻子是冯家的二小姐,冯晴在公司里充当着安正名的助理,平时不会出现在家里。安老太太对苏荷是没有多大意见的,她现在心里只有那个得来全不费工夫的乖孙子。安祁的名字是安老太太给取的,苏荷没有参与;有上万的奶粉和营养品,安祁也不需要母乳。

  这样看来好像她苏荷就只是个生孩子的工具。

  哈,苏荷嘲笑自己,生孩子的工具!

  [安家

  "苏荷,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安正名坐在沙发上,脚上穿的SilvanoLattanzi皮鞋黝黑锃亮,亮得苏荷发晕。安正名眼中是遏制不住的怒气,紧握的双拳让这个男人看起来很可怕。

  安正名没想到苏荷会这样大胆,为了在安家争得一席之地而威胁自己,竟敢在安祁的奶粉里下药,没有把苏荷扔进海里是他安正名给她最后的机会,念在,她给自己生了个儿子的份上。

  "先生,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怎么可能害自己的骨肉呢?"苏荷瘫坐在地上,今天的事,确实不是她做的。

  一定是冯晴,这个狠毒的女人,她早就知道,冯晴恨她恨到骨子里,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可即便这样,即使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冯晴做的,她拿不出任何证据来证明冯晴才是幕后黑手。

  她,斗不过冯晴。

  冯晴想看这一幕想疯了,趁着安祁还小,她要彻底打垮苏荷,让她永远也抬不起头来,她要让苏荷知道,谁才是安家真正的女主人!

  "别假惺惺了,贱人!你的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吗?真是煞费苦心,你不就是想拿祁祁威胁正名要个名分吗?野鸡也想飞上枝头做凤凰?我呸!真是白日做梦!"苏荷感觉冯晴是没有感情的恶魔,居然为了打压自己对一个刚满月的孩子出手,说出来的话也都这么伤人。

  也是,如果不这样,那就不叫冯晴了。

  冯晴看着地上的苏荷,真的恨不得一巴掌抽死她,她冯晴怎么说也是冯家的二小姐,生不出孩子已经让她在安家足够丢脸了,如今这个贱人还当着自己的面,给安正名生了个私生子!这种女人她见多了,想要倚靠子女上位的骚狐狸,真是贱到骨子里了。

  安祁的存在,对冯晴造成了很大的威胁,她必须先下手为强,却不料没有成功。不过,将罪名推到苏荷这个贱人身上,努力也算是没有白费。

  苏荷知道自己的处境,只得小声道:"太太,苏荷不敢,苏荷从来没有那样想过

  "别吵了!"一声怒喝,吓得地上的苏荷打了一个寒战。她原本一直垂着头,用余光打探着安正名的表情,这一吼,她再也没敢看过安正名。

  "祁祁现在算是脱离了危险,苏荷,我今天跟你把话说明白了,从今天起,安祁是冯晴的孩子,你只是我们安家的佣人,能待就待,不能待就滚!什么意思你应该明白吧?你要是再敢做出伤害祁祁的事,我就杀了你!"最后那几个字他说的格外的重,像是刻意强调。

  苏荷的泪水没有停止过,她现在好希望一切没有发生过,没有强暴,没有安祁。可她又不舍得这个小天使,这是上帝带给她的礼物,她怎么能有'要是没有安祁就好了';这种想法!苏荷摇了摇头,想清醒清醒。

  可算是等到了一通电话要把安正名和冯晴'赶回';公司了,苏荷松了口气。冯晴从苏荷身边走过的时候,故意踩了她一脚,苏荷着实被踩疼了,眼泪又掉了下来,她冷笑,苏荷啊苏荷,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爱哭。

  "小刘,看着苏荷,不准她再踏入少爷的房间,她要是敢硬闯,给我打电话,我来解决!"安正名留下这句话便离去了,苏荷看着他的背影,有些伤感,这个背影是多么决绝。

  即便我们发生了关系,有了孩子,你还是不会多看我一眼。

  佣人而已。

  不许再做梦了!

  可是放弃,谈何容易。

  苏荷想起了她刚来安家的那天,那时候还没有冯晴,风度翩翩的安正名是多少少女的梦中情人。

  她总觉得自己很幸运,能成为安家的佣人,但自己家境贫寒,从小在孤儿院生活,她自卑,她知道自己配不上安正名。所以苏荷就这样偷偷的爱着安正名。从被强暴到知道自己怀上了安正名的孩子,苏荷从没有怨恨过,她很开心,这是他们"爱的结晶"。

  虽然,安正名不爱苏荷。

  但现在,一切都乱了。

  她必须得想想以后该怎么办了。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正在擦地的苏荷被一声巨响从思考中拉了回来,得知消息后,安老太太第一时间从育儿店赶了回来,她将手中的包狠狠的扔向茶几,那座价格不菲的烟灰缸就从茶几上重重的砸向刚擦好的地板,烟灰缸与地面的碰撞声听起来很刺耳。

  "苏荷,我没想到,你会这么狠毒,你怎么忍心?怎么忍心对自己的亲骨肉下手?

  看来安老太太没少受冯晴的熏陶,也真是可笑,好像那些阴险的人很轻易就能得到信任,而无辜的人要受很多折磨才能修成正果,亦或是就这样抱着遗憾终生。

  苏荷不想做这两种人的任何一种,她现在想的,或许跟所有母亲一样,只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好的。苏荷想,这以后,冯晴有什么招只管对付自己,不要再伤害到祁祁就好。

  "老太太,我说过了,不是我做的!"苏荷不知道为什么,语气变得些许强硬,像偶像剧里坚定的少女,要为自己的清白而斗争。

  "不是你做的?人赃俱获!你还抵赖?苏荷啊苏荷,我原本以为你除了家庭背景不好,没啥坏心思了。现在看来,冯晴说的果然不错,下等人就是下等人,别整天动歪脑筋,在安家,你永远都只会是个佣人!!""是,你给正名生了个儿子,那又怎样?说难听点,你就是个代孕的!

  听了安老太太的话,苏荷的眼眶又开始泛红。

  这种偶像剧里才会出现的狗血剧情,为什么会在自己身上上演?她们这样的上流人士,为何心里都这样复杂阴暗?

  老太太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语气变得缓和了些,"苏荷啊,刚刚怪我说话直,你对正名的心思我都知道,生儿育女也不容易,我呢就希望今后啊,你在做事说话之前都能多为正名和祁祁考虑,不要太过冲动。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angyu9.cc。忘语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angyu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