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丑闻_穿越时空之孽恋
忘语小说网 > 穿越时空之孽恋 > 第四十五章:丑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五章:丑闻

  事后的清晨,墨上祁在宋魏文的怀里醒来,惊呼一声,差点没把宋魏文踢下床。

  "这这这,怎么回事??

  "阿祁,你醒来了?

  "宋魏文,你对我做了什么!!

  "阿祁,抱歉,昨晚没忍住就

  "停!别说了,别说了。"墨上祁实在是承受不住这样的场面,更加无法忽略下边传来的阵痛感,他这个未经人事的小雏菊居然就这样被摘了?思索了一会,又道:"昨晚我是被人下了药,所以不作数,你也别再提,咱们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宋魏文的心狠狠地疼了一下。

  "好,都听你的。

  宋魏文起床穿好衣服,下了楼。

  他走进厨房,准备给墨上祁煮个早饭吃。

  "宋魏文。

  "嗯?我在。

  "有件事,我想跟你说清楚。

  "什么事?

  墨上祁走到厨房门口,倚着墙壁。宋魏文一边刷锅一边应着他的话。

  "我不是你认识的安祁。

  "出事之后,你确实改变了许多。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来自别的时空的人,不是你以前认识的安祁。

  "灵魂互换吗?"宋魏文不经意地问道。

  "也许是,也许不是。

  "那岂不是很厉害?

  "宋魏文,我没有说笑!

  宋魏文放下手中的锅,正色道:"你为了让我死心,竟然编出这么个理由来,安祁,你以前可是很聪明的。

  "宋魏文,我真的不是安祁,我叫墨上祁,来自安宁,一个没有电视没有手机没有轿车甚至没有电的地方。

  "那我也告诉你,我宋魏文不管你是安祁墨上祁还是什么刘祁李祁的,我就是喜欢你爱你,我想跟你在一起,天天腻歪每天都上床,直到你下不来床也还是想要你,反正我就认定你了,这样你满意了吗?

  "我...我懒得跟你说!

  墨上祁气着了,走到客厅去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不料一下坐狠了,屁股生疼,宋魏文偷笑,拿起锅继续他的爱心早餐。

  突然觉得这样真好。

  两人吃完早饭,收拾好东西,一打开门,记者们哄拥而上,宋魏文赶紧张开双臂将墨上祁挡在身后,避免他受伤。

  "宋先生,请问你们两个是真的在一起了吗?

  "安先生,请问您是否承认出柜一事?

  "宋先生,据贺敬玄先生说,安祁是你们俩感情的绊脚石,请问这是真的吗?

  "安先生,得到了宋先生,您现在作何感想?能说说吗?

  墨上祁被一个接一个的问题震惊地大脑一片空白,他除了躲在宋魏文身后,什么也不能做。

  安家和宋家的两个儿子在一起了!?

  贺敬玄给媒体爆了个大料。

  这对安家和宋家都是一记沉痛的打击。

  "这贺敬玄还真是什么都说的出口!"安正名站在总裁办公室里,助理战战兢兢地立在他身后,拿着一份报表,什么也不敢说。"这件事影响到了安氏的股票了?

  "是的,安总。"助理递来手里的财务报表,贺敬玄一句话就能让安氏亏损一个亿,还真是舆论兴风作乱的时代。

  "接下来怎么办?"助理没忍住,还是问了出来,"出了这么大的事,董事会那边估计是稳不住了。

  "安氏和宋氏双双遭难,贺敬玄一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肯定要想方设法的收购,安氏是我多年来的心血,我只希望能保全安氏,不要落入贺敬玄手里就行。"安正名给自己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吐出许多烟雾来。

  "安总,安氏一定会没事的。"助理深知,这件事情肯定很棘手,可还是坚定地相信着,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

  "宋氏那边怎么样?"安正名问道。

  "据可靠消息,也是摇摇欲坠的样子了,董事会都闹翻天了,跟宋氏比起来,安氏还算是好的了。

  "宋氏成立的时间没有安氏的长,就跟小孩子一样,还没发育的好,自然是经受不住太大的打击。咱们只能自求多福了。

  "嗯。安总,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下去忙了。

  "好,辛苦你了。

  "应该的。

  助理走后,安正名掐灭了手中残余的香烟,心事重重。

  要怎样,才能化解这次的危机?

  事到如今,也没见着墨上祁和宋魏文的身影,莫非贺敬玄所言并非谣传?

  安正名尝试过给墨上祁和宋魏文打电话,都是关机状态。

  正想着,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是冯老爷子打来的,安正名深吸了一口气,接通了电话。

  "爸爸,有什么事吗?

  "安祁怎么回事?怎么会闹出这么个丑闻来?

  "爸爸,这件事的真假还有待考究,他和宋魏文只是朋友关系,我们要相信祁祁,他不是那样的人。

  "整日忙于工作,孩子不管教了?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安祁心里没个数吗?做父母的多上点心,一个好父亲都做不到,如何做到一个好总裁?

  "爸爸教训的是,我以后会注意的。

  "尽早把事情解决了,不要危及到冯氏。

  "我明白的,爸爸。好,再见。

  听安老太太说,当初要成立安氏,还是冯氏在中间搭了一把手,不然哪能走到今天,这也算是当初安正名执意要娶冯晴进门的原因之一。

  宋居和一筹莫展,望着助理交上来的报表发着愣。

  "宋总,宋总?

  "我在看呢。

  "宋总在休息,你们不能进去!"总裁门外的保安没能拦住暴躁的董事们,一群人直接冲进了宋居和的办公室,直愣愣地盯着宋居和,恨不得给他盯穿了。

  "宋总,不给我们个解释吗?

  "就是,这件事我们一定要讨个说法的!

  "股东给我们压力了,宋总,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

  宋居和感觉自己的脑子都要炸了。

  "我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的,先让我静静。

  墨上流离赶到琉璃宫的时候,姬言泷还在批阅奏折。

  "微臣参见陛下!"他的语气显得特别着急。

  姬言泷停下手中的工作,问道:"墨上将军,何事如此急切?

  "陛下,墨上丞相谋反的事情有证据了,还请陛下跟臣去一趟。

  "好!

  姬言泷终于等来了这一天,顶着压力不处死墨上坤,朝廷的闲言碎语几乎让他崩溃。

  两人快马加鞭赶到了之前的客栈。

  却发现了林清荷的尸体!

  "姨娘!!!!"墨上流离大喊出声,不可置信的看着地上的尸体。

  安祁呆坐在地上,双手沾满了鲜血,表情苍白的可怕。墨上流离赶紧蹲下去,扶住安祁的肩:"阿祁,发生什么事了?

  "滚!

  "阿祁

  "滚开!

  姬言泷观察了一会儿地上女人的尸体,"这是...祁祁的母亲??

  "嗯,阿祁的亲生母亲,林清荷。

  "墨上丞相不是说

  安祁突然失控,发了狂似的吼道:"别说了,都给我滚出去!

  "阿祁,你别这样,离哥会一直在你身边。

  "给我滚啊!滚出去啊!!滚!!"安祁撕心裂肺地吼着叫着,一字一句都让墨上流离心疼不已。

  姬言泷拍了拍墨上流离的肩,朝他摇了摇头,然后拉着他出了客房。

  安祁脑子里一直回响着林清荷说的最后一句话:"阿祁,你本不应该存在的,生下你是我这辈子最不应该的事了

  安祁开始哭,歇斯底里。

  墨上流离离开后,他安心地待在客房里等待,突然发觉哪里不对劲,感觉自己吸入了什么东西,随后便是被一个女人给勒住了,一切发生的太快,为了自保,安祁抽出墨上流离留下的那把匕首,胡乱的向后刺入女人的身体。

  女人倒下后,说了这句话。

  安祁摘下女人的面罩,苏荷的面孔映入他的眼。

  苏荷!!

  那个他不顾一切跳下海也要找到的苏荷,那个他可以付出生命而保护的母亲,此刻被自己一刀刺死。

  多么讽刺!

  哭声由大转小,越来越小声,最后变成了呜咽。安祁抱着苏荷的尸体,眼神空洞,他脑子很乱。

  墨上流离听到里边没有动静了,才又冲进去,姬言泷紧跟其后,安祁看到两人,神色不太好。

  "阿祁..."墨上流离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着安祁哭,他也好难过。

  何笙儿留下的字已经完全被血迹遮盖住了,证据毁了,突然出现的林清荷死了,墨上流离觉得事情越来越乱。

  "祁祁,别抱着了,令堂

  安祁别过头去,剜了姬言泷一眼,姬言泷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们走吧。"安祁的声音终于有些缓和,他低头看着怀中苏荷苍白的脸,眼泪不自觉的又掉落下来。

  "阿祁,跟我回家。"墨上流离看不得安祁这样难受,如果可以,他愿意替安祁承受这一切。

  "哈...哈哈哈...你以为你是谁呢?跟你回家?你有什么可以让我跟你回家的?老子根本不喜欢男人,去他娘的穿越,去***我爱你,我只要我妈!你把我妈还给我..."刚开头本还是尖锐的,说到最后,声音竟在颤抖了。"你把妈妈还给我,我不要什么财宝官位,我只要我妈

  亲手杀死母亲,这比母亲被安正名扔下海要痛苦一万倍。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angyu9.cc。忘语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angyu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