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期待_穿越时空之孽恋
忘语小说网 > 穿越时空之孽恋 > 第三十三章:期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三章:期待

  姬言泷心意已决,西华是一定要去的。

  南宫云如此这般,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墨上流离离开墨上府没有立刻出发,他之前就听说过易容术,没想到还真能实现,他找到以前墨上祁一起厮混的那群人,打听到了这个神秘的巫术店。

  那几个青年对墨上流离调侃道,店面不在繁华的闹市,而是处在幽静的山林之中,你还要去吗?

  墨上流离肯定地点点头。

  那几个青年的表情变得很痛苦,仿佛那家店有着很可怕的东西。

  这人果然是墨上祁的哥哥,都不怕邪。

  他们不知道的是,那日墨上祁去了巫术店,却什么也没看到。

  墨上流离顺着几个青年指的方向望去,山林外云雾缭绕,好似有仙人居住。

  他不信邪。

  墨上流离正想回头问几个青年要不要一同进去,却发现早已没了人影。

  进店。

  墨上流离比自己料想的要镇定,他迈着平稳的步子走进山林,小路幽静得反常,墨上流离可以清楚地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嚓...嚓...嚓...嚓

  没走两步,就看到前面地上摆放的白骨,难怪那几个青年会惧怕到那种程度。

  墨上流离从事安宁的军队总将军这么多年,征战沙场浴血奋战什么场面没见过,按他现在的话来说,他除了怕安祁离开,其他的都不怕了。

  再往前走,也不过是一些吓人的小玩意儿,墨上流离都一一无视了。

  大概过了五分钟,墨上流离才终于走到了店门口。

  "年轻人,有胆量,不错。"一位老人出现在门口,头发胡须都已泛白,墨上流离猜测他应当是古稀之年。

  墨上流离给老人行了礼,然后问道:"请问店老板在吗?

  "老朽便是这家店的老板!"老人说完便转身进了店。

  "抱歉,小生有一事相求。"墨上流离赶紧跟上去。

  "什么事?"店老板从里屋搬出椅子,意思是让墨上流离坐下说,然后问道。

  墨上流离道:"您这里,可以做到易容吗?易者改变,容者容貌,所谓易容术就是改变人容貌的技术。

  墨上流离说完,他觉得自己一个门外汉还跟专业户在这里班门弄斧,实在是太傻了。

  "你要易容?目的是什么?"店老板直接问道。

  "救我阿爹,他是安宁的丞相,相信之前墨上丞相反叛的事您也知道吧?他是被冤枉的,我必须救他出来。"一说到墨上坤,墨上流离的情绪变得有些激动。

  店老板也不再卖神秘,缓缓道来:"老朽开这家店已经有三十余年,刚开始还有点生意,人们爱好神秘的东西,后来几乎不再来人了,他们说这是骗人的把戏,是虚假不存在的。来的也不是好人,都是些土匪盗贼,想要利用巫术做坏事,老朽不同意,他们就砸店。辛辛苦苦才将店支撑到今天,终于等来了一个明白人。你想要易成谁的模样?只要不是陛下,老朽都能满足你!"店老板开始得意起来,他终于可以露一手了。

  店老板给墨上流离扮成了一个普通农夫的模样。他又让老板给了自己一副***的面具,那面具,正是做成了姬仓的模样。

  墨上流离跟店老板道别后,就要出发了。

  "年轻人,你相信时空穿梭吗?

  "什么意思?

  "就是改变自己所在的时空,去到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甚至几百年几千年后的未来。

  "确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墨上流离会这样回答,是怕店老板继续纠缠不休,他知道一般研究巫术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点疯狂。避免麻烦,顺着他的意思回答比较好。

  穿梭时空?开什么玩笑。

  取马,上路。

  连续奔波了一天一夜,眼看就要到达西华边境,墨上流离舍弃了马匹,选择走路过去。

  刚到边境就有守边将士前来与他说话,"再往前走就是西华主城,陛下有令,任何安宁人不得进入,您请回吧。

  墨上流离想起了之前陈六的通行证,应该又能派上用场。于是从腰间取出那块通行证,对将士说道:"大人,我有通行证的,不是安宁人。

  将士将信将疑的接过通行证,上边还有姬仓王爷的印章,道:"当真?若是造假可是会被杀头的!

  "小的乃区区百姓,怎敢造假骗大人呢?

  "进去吧!

  "谢大人。

  墨上流离顺利地通过边境,因为没有马匹,又只得徒步走到西华主城。

  城门下坐着的,是林清荷!!

  墨上流离不顾疲惫,跑过去。

  或许是他的脚步声惊扰了半睡半醒的林清荷,她一睁眼看见墨上流离就起身跑开了。

  墨上流离疲惫不堪,追不上林清荷,只能任由她跑远。

  刚进城门,墨上流离就听到了一些农妇的碎语。

  "听说了没,那个安宁来的丞相明天就要被斩啦!

  "那个年轻点的呢?

  "据说王爷还不想这么早杀了他,说是什么安宁皇帝的心头肉,真恶心。

  安宁皇帝的心头肉!?

  阿祁!!

  他果然又乱来了。

  墨上流离叹了口气,这群妇女把这件事当作饭后谈资,当真是胆大包天。

  墨上流离突然想起,这是西华。墨上坤和安祁是俘虏,任人宰割的羔羊罢了。

  墨上流离快速走过密集的闹市,走到一处人少的巷子,脱去身上最外面的那身破烂衣服,又翻出那张面具,给自己戴上了。

  走出巷子,便遇到了闲逛的陈六。

  陈六看见戴着姬仓面具的墨上流离,立即追了上来。"王爷,您这么急,是要进宫吗?

  墨上流离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要小的送送王爷吗,小的最近搞到一辆**车,舒服!王爷要不要试试?"陈六继续说道,弓背哈腰。

  墨上流离仍旧不说话,点点头。

  跟着陈六上了马车,墨上流离一直沉默,这陈六突然出现倒是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墨上流离用手指尖想也想得出来,陈六实际是想在姬仓面前多露脸,多来往,也算是认识个大人物,万一哪天遇了事,还能抓住一棵救命稻草。

  陈六上马车以来也没敢说话,这姬仓脾气古怪,说不准哪句话不对劲就会惨死于其手,倒不如不说话来得好。

  冒死提出要送姬仓入宫的建议,在车上又屈于言语,陈六感觉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将墨上流离送到皇宫,陈六就道别要离去了,墨上流离也没有留他,只是命他将马车留在此处,给了他一袋银两。

  "奴婢见过王爷。"迎面走来一个宫女,倒是把墨上流离吓得不轻。

  他忙道:"嗯。

  他想宫女应该对姬仓不了解,于是道:"带本王去大牢。

  宫女没有一点怀疑,答道:"是。

  宫女带着墨上流离来到大牢,便在原地候着了。

  墨上流离冷笑,这姬仓的脸真好用,到哪都不受限制。

  果然。

  墨上流离一进大牢就看到了被折磨得不成样子的安祁,墨上坤倒是伤得轻一些。

  "把门打开!"墨上流离语气变得粗暴。

  "是。"守门的士兵乖乖地开了门。

  等门打开,墨上流离语气稍微缓和些,道:"本王有些私事要处理,你们去外边等候。

  士兵半天没有动作,支支吾吾道:"这...陛下说了

  墨上流离怒吼:"本王照样可以治你们死罪!

  士兵立即跪下,连连磕头:"王爷饶命,小的知错了!

  又是怒吼:"滚出去!

  "是,是。

  安祁被刚刚的争吵声吵醒了,一见眼前是姬仓,怒气就上来了,要不是墨上坤拉着他,肯定就一头冲过来了。

  "混蛋!你来做什么?"安祁眼里全是愤怒。

  见看守的士兵都离开了大牢,墨上流离这才摘下面具。

  "阿祁,是我。"墨上流离温柔地说道。

  安祁定了神,这才认清了眼前的人。

  "离哥!"墨上坤这次没有拉住安祁,安祁一下扑过去,抱住了墨上流离。

  "离哥,你终于来了。

  "嗯,我来了。"墨上流离紧紧抱住安祁,眼里全是宠溺。

  墨上坤看着兄弟二人,如同十多年前的那个夏天。

  他们兄弟俩,永远都这样,相互依赖。

  墨上流离转过头去看了看墨上坤,然后道:"阿爹,我一定会救你们出去的。

  墨上坤欣慰地点点头。

  "离哥,我们该怎么出去啊?"安祁像是触了电,匆匆推开墨上流离的怀抱,坐回了墨上坤的身边,问道。

  "我没有料到你也会在这,我手里只有两个面具可以用。"墨上流离拿出了那个农夫的面具,递给墨上坤,然后对安祁说道,"我有办法,阿爹戴这个农夫的面具,我仍旧是姬仓的模样,利用姬仓的身份先把阿爹安置好,我再来救你。

  墨上坤摇摇头,用略带严肃的语气说道:"不行,阿祁不能在这里待久了,他身上还有伤,我留下,你先把阿祁带出去。

  "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安祁问道。

  墨上流离思考了一会,有了一计,"可以一起走,那样的话,阿祁就得乔装打扮一下,委屈一下装个被撸去做小娘子的少女,怎么样?"墨上流离故意看向安祁,看他脸上的表情。

  安祁的笑容一下就凝固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angyu9.cc。忘语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angyu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