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轮回_穿越时空之孽恋
忘语小说网 > 穿越时空之孽恋 > 第四十七章:轮回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七章:轮回

  "既然墨上大人没事,那老臣就先行告退了。"韩太医站在圭璧宫门口,对着墨上祁和姬言泷行了个礼,然后离去。

  墨上祁站起身来,给韩太医回了个礼,"有劳韩太医费心了。

  姬言泷觉得墨上祁像是变了个人,好像,比以前要柔软些了。

  "祁祁,姜汤待会就到,这身衣裳合适吗?不合适朕再让人多送几套来?

  "合适的,有劳陛下费心了。

  "什么时候,这样见外了?你之前都是叫朕言泷的。

  墨上祁在心里暗爽,行啊,这安祁真有两下子,之前以为只是跟姬言泷玩的不错,这样一看,那简直就跟亲兄弟一样,不对,皇亲国戚也未必能这样不顾礼节。真是...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对,真是666啊!

  墨上祁故作一副被逼无奈的样子,叫了一声:"言泷。

  "就是这样。"姬言泷心里窃喜,其实墨上祁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叫自己了,或者说,他们俩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近距离相处过了。

  姬言泷就这样望着墨上祁,看得墨上祁不自在,"陛下,你...你看我做什么?我脸上有花吗?

  姬言泷道:"你脸上没有花,但是,却有着朕喜欢的样子。

  墨上祁仿佛遭到了电击,想要退后,一下从凳子上摔了下去,姬言泷立刻上前拉住他。

  "为何如此惊慌?"姬言泷问道。

  墨上祁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不那么恐慌,小声问道:"陛下,你喜欢男人?

  "你好像是第一次知道的样子?"姬言泷心想,果然不对劲。

  "我..."墨上祁一时无话可说。

  "几个时辰前,墨上流离说祁祁不是墨上祁,朕还不信,可如今,你的言行举止,倒不像是之前的祁祁了。"姬言泷盯着墨上祁的眼睛,一点一点的分析道,"你,是真正的墨上祁了,对吗?

  "还请陛下饶命,草民并非有意如此..."墨上祁才不想现在就被欺君之罪给处死了去,立马跪下身去,趴在地上,算是磕头求饶。

  姬言泷没有别的动作,只是看着地上的墨上祁,问道:"那,祁祁去了哪里?

  "我不知道,应该是回到那个世界去了。"墨上祁抬起头,应道。按道理来说,他回到了安宁,那么,安祁也应该回去了那个世界。

  "那个世界?跟朕说说。"姬言泷像是突然来了兴趣,想要知道安祁去向的那个世界的情况。

  "那是一个很不错的世界,他们用电灯照明,用汽车行走,用电脑手机知道发生在很远的地方的事情,还有好多安宁没有的东西。"墨上祁认真的描述着那个世界的一切,姬言泷看着他,眼里仿佛有光。

  "那确实很好。"姬言泷心不在焉地感叹道。

  "他叫安祁,是一家大公司总裁的儿子,他有个很爱他的朋友,也有个很爱他的妈妈,他的爸爸也非常不错..."姬言泷看得出,墨上祁眼睛里全是羡慕。

  像是在描述着一个完美的家。

  一个他没有的家。

  "妈妈爸爸是阿娘阿爹的意思吗?

  "嗯,他们那边都这样叫。

  姬言泷叹了口气,他深知墨上祁之前的处境,可安祁的家庭终究不是属于他的,他有点心疼墨上祁。

  姬言泷一时改不了口,于是道:"祁祁,你阿爹现在对你很好,你们关系很融洽。

  "当真?"墨上祁不敢相信,自己这一生竟有与墨上坤融洽的时候。

  姬言泷用手敲了敲面前瓷白色的茶杯,道:"朕何时骗过你。"看了看墨上祁,又觉得不对,改口道:"朕从不说假话。

  "那真好!"墨上祁是真的觉得很好,他由衷地感谢安祁为他做的一切。

  这时,宫女端来了姜汤,姬言泷让她放在桌上,就吩咐宫女下去了。

  姬言泷端起姜汤,然后递给墨上祁,道:"喝点这个,以防受了风寒。

  "谢陛下!

  姬言泷皱眉,瞪了他一眼,墨上祁立刻改口道:"谢谢你,言泷。

  墨上祁知道,姬言泷欢喜的是安祁,所以也就没有多加与他保持距离。

  姬言泷深知,眼前的人不是他心爱的祁祁,可他就是想对他好,哪怕,是不同的灵魂。

  "祁祁,我们还找到了你的阿娘。"姬言泷突然开口道,他觉得,墨上祁有权利知道这件事。

  墨上祁喝了一口姜汤,疑惑地问道:"阿爹不是说阿娘早就去世了?

  "你阿娘只是不见了,并不是去世。"姬言泷伸出手,将盅里的姜汤又盛了一碗,递给墨上祁。

  墨上祁其实并不想再喝了,迫于淫威,还是接过了碗,"那,阿娘现在身在何处?

  "祁祁,我说出来,你要冷静点。"姬言泷要先给墨上祁打好预防针才敢开口,见墨上祁点了点头,才继续说道:"你阿娘,被'你';刺死了

  墨上祁手里的碗一下掉在了地上,姜汤洒了他一身,"你说什么?

  "..."姬言泷不语,只是担忧地看着墨上祁。

  "安祁杀了我阿娘?"墨上祁不可置信,语气显得有些生气,他那么敬仰那么感谢的人,居然杀了自己的阿娘。"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们无从得知,也没敢问。"姬言泷回忆着当时的情况,"他情绪很不好,墨上流离为了安慰他,遭到了他的强烈打击...后来,我在离海找到了你,你们又重新互换了身体。

  "他跳进海里了?"墨上祁发问,自己也是落入海中才得以回来安宁的,这其中,必定有着某种联系。

  "嗯。"姬言泷没想到墨上祁这么快就恢复了镇定,于是也十分冷静地答道。

  "离哥哥,现在怎么样了?"墨上祁突然转移话题,有些事,他需要自己去理清。

  "估计被伤的不轻,朕是指,心上的伤。

  墨上祁心里一紧,离哥哥和安祁好上了?

  墨上祁不再说话,姬言泷也没好意思再待下去,命人将他打碎的碗收拾好了,道了别嘱咐墨上祁要好好休息,也就离去了。

  安祁隐隐约约听到了医院心电图机的声音,滴滴滴的有点让人心烦。

  他动了动像是散了架的身体,疼痛无比。

  床边的人好像发觉了他的动作,激动地叫喊起来,"医生,医生,我儿子刚刚动了!

  踏踏踏的,安祁知道这是医生脚上皮鞋跺地的声音。

  所以,自己是穿越回来了?

  看来是的。

  几双手在自己身体上疯狂地抚摸着,尽管知道这是常规检查,安祁也觉得太特么羞耻了。

  他缓缓睁开眼,道:"我没事,别摸了。

  医生护士闻言,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然后由医生发言:"病人除了头部和腰部的撞伤,其他一切正常,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谢谢医生。"冯晴在一旁疯狂的道谢,然后转头看向安祁,问道:"宝贝儿,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安祁对冯晴的态度觉得很恶心,没好气的回答道:"你不嚷嚷,我就很舒服了。

  冯晴听到安祁这样的话,心里不禁难过起来,但是她的热情不减,"祁祁,我煲了莲藕猪蹄汤,你要不要喝点?

  安祁本是不太想理会冯晴的,他感觉这个女人一直在奉承自己,可说出口的话就变成了,"要。

  冯晴一听,开心的不得了,立马起身走过去,在桌子上给安祁盛了一碗猪蹄汤,"妈妈记得,你上一次出事后醒来也是要喝这个,所以我就想,先煲点,说不定你要喝呢,还真猜对了。

  冯晴说着,眼里含着笑。

  安祁心想,莲藕猪蹄汤,这是墨上祁爱喝的东西,看来这人,跟冯晴相处的还不算差。

  冯晴先是扶着安祁坐起来,然后把碗递给他,安祁接过碗,用勺子舀了一小勺,送去嘴里。

  安祁心里一惊,这汤居然出奇的好喝。

  "这是,你做的??

  "怎么了?不合胃口吗?

  "没有,味道...还不错。

  安祁偷偷打量着冯晴。

  冯晴什么时候学会了做家务了?

  难道是为了自己吗?

  安祁要被自己的想法恶心到了,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

  "小文子他怎么样了?"安祁记得自己有那么一瞬间,好像看到了宋魏文的脸。

  "文文伤得比较重...还在抢救。

  说到宋魏文,冯晴的脸色变得哀怨。多么好的一个孩子,怎么就选择了这条路。

  "驾驶座弹出的安全气囊当摆设的吗?怎么会伤得比我重??"安祁语气急切,十分担心的样子。

  "文文他,为了保护你

  安祁一下说不出话来了。

  安正名从公司赶过来时,宋魏文才出手术室。

  医生摘下口罩,用着一种沉重的语气对宋居和说:"命是保住了,但是由于大脑缺氧,导致一直无法苏醒,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还不知道,家属做好心理准备吧。

  林美玲听到这个消息就昏了过去,宋居和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医生,我们有钱,求求你,一定要救醒我的孩子!"宋居和此时能想到的话就是这些了,他有钱,他有的是钱,他现在只求儿子能醒过来。

  "钱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办法,作为救死扶伤的医生,您放心,我们会尽力的。"说完,医生便摇着头离去了。

  宋魏文被安排在了医院的ICU重症监护室,就连宋父宋母进去也要经过严厉的检查。

  安正名首先去到了安祁的病房。

  "祁祁,感觉怎么样?

  纵然是准备了千万句的责骂,在这一刻,看着头缠绷带的安祁,安正名也是骂不出来了。

  "爸,我没事了。"安祁见到父亲,给了他一个久违的笑容。

  或许是父子连心,安正名竟然恍惚的认出来了这便是他真正的儿子。

  "安祁,是你吗?"安正名眼里含着泪,声音有些沙哑。

  安祁吸了吸鼻子,答道:"是我。

  冯晴在一旁不知所以然,也就没有说话。

  时间磨合了一切,安祁再见到父亲时,全然没有责怪当年他将苏荷扔下海的事。

  毕竟,扔下海没有导致苏荷的死亡,真正杀害了母亲的人是自己。

  安祁这些天做了无数个关于苏荷的梦。

  苏荷说,你本不应该存在的。

  安祁只是掩着面哭泣。

  他当时,作为墨上祁而存在着,不知道身后是林清荷,更不知道这是他的母亲苏荷。

  只怪天意弄人。

  又或者,苏荷的命,本有一劫。

  安祁现在要做的,就是理清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苏荷为何会在安宁生下墨上祁,自己出国留学的那些日子,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想去看看小文子。

  "现在,恐怕不合时宜。

  "为什么?

  安祁确实不知道,自己去看望好友,为什么就不合时宜了。

  "你们俩闹的事情,现在还没办法平息,贺敬玄那边一直在施加压力。

  安祁一脸懵逼,闹啥事了?难不成是墨上祁带着宋魏文去哪家高档酒吧大干了一场?还有,这贺敬玄又是哪号人物?

  当初安祁留学在外,对国内的这些大公司是一点不了解的,回国之后又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不知道贺敬玄是何方妖孽也算是情理之中。

  这些事情,安祁还没办法一下就全部了解到。

  "晴晴,你去外边等一下,我有事要跟祁祁聊聊。"安正名支开冯晴后,搬来一张椅子坐下。

  "祁祁,爸爸很开心你能回来。"安正名握着安祁的手,像是如释重负的说道,"爸爸也很抱歉,那日将你的母亲推下海里。

  安祁没有说话。

  "爸爸每天都在忏悔,对不起,祁祁。

  "没事了。爸爸,一切都过去了。

  安正名张大双眼看着安祁,他没想到他能原谅自己。

  "爸爸,你能跟我讲一下墨上祁在这里的事情吗?

  "其他的都没什么,只是,最近媒体疯传你和文文的恋爱关系,贺敬玄也在中间大肆宣扬。"安正名说这话的时候脸色都变了,"安氏和宋氏都遭到了重击,股东们那边有点躁动了。

  什么!??

  这墨上祁好好的正常人不做,非得跟男人谈恋爱不成?墨上流离没有到手转而进攻宋魏文了?

  安祁心里五味陈杂,刚还觉得这墨上流离不错,居然处理好了冯晴这样的古怪脾气,现在简直想把墨上祁拉过来狂扁一顿。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angyu9.cc。忘语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angyu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