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不替_穿越时空之孽恋
忘语小说网 > 穿越时空之孽恋 > 第五十一章:不替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一章:不替

  宋魏文就知道没好事,脸色一下变得难看,问道:"沈小姐,你什么意思?

  "魏文哥哥,你不用生气,我看得出来,你对安祁哥哥的态度不一样。"沈彩萱没想过跟宋魏文吵,她今天来,就只是想宣扬一下自己的主权。

  "那又怎样?"宋魏文显然有点生气了,说话的语气变得不友好。

  沈彩萱脸上挂着一丝不屑的笑,直接说道:"魏文哥哥,男人和男人是没有结果的,我请求你,离开安祁哥哥。

  宋魏文冷笑一声,她还真当自己是安家的儿媳妇了,居然说出这样的话,"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离开阿祁?

  "魏文哥哥,我求你了,不要再纠缠安祁哥哥了好不好?他需要正常人的生活。"沈彩萱见硬的不行,于是换了个方式,细声细语地哀求着。

  "出去!

  "魏文哥哥

  "出去!

  林美玲进病房时看到宋魏文这副模样,快步跑上前询问怎么了。

  "没事,林阿姨,魏文哥哥醒来就好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沈彩萱识趣的收拾了东西准备要走了,目的已经打到了,再待下去,估计宋魏文得杀了自己。

  林美玲放好从医生那取来的报告单,拿起手机走到沈彩萱身边,拉着她说道:"阿姨送送你。

  沈彩萱笑着道:"谢谢阿姨。

  林美玲带着沈彩萱走到病房门口,回过头来,对着宋魏文说道:"文文,躺下多休息会儿,妈妈待会就回来。

  "嗯。"宋魏文听话地躺了下去,同时看了沈彩萱一眼,那眼里,是浓浓的恨意。

  宋魏文心里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要带着安祁去一次日本。

  无论结果如何,都要试的。

  哐!

  病房门被粗鲁地踢开。

  宋魏文转过身,想要看看谁这么大胆。

  贺敬玄的脸映入他的眼。

  居然是贺敬玄。

  他怎么来了!

  宋魏文反射性地坐起来,问道:"你来干什么?

  "哟,这不是小文子吗,终于醒来啦?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贺敬玄脸上是不屑的表情,明明和自己之前对安祁说的同样的话,味道却大不一样。

  宋魏文不想跟他废话,加大了音量,问道:"贺敬玄,我问你来干什么?

  "真是世风日下,你以前还尊称我一句'玄哥';的,怎么就变了?噢我忘了,那次在Redwing门前我们就已经站不同的立场了。"贺敬玄这样说着,反而搬来凳子一屁股坐了下去。

  "你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宋魏文看着贺敬玄,真的搞不懂他想干什么。

  "有什么意义?我也想知道,究竟有什么意义?"贺敬玄心里堵得很,看什么都不舒服。

  "..."宋魏文没有接话。

  贺敬玄噌的一下站起身来,凑上去,双手抓住宋魏文的衣领,咬牙切齿道:"你***!凭什么要这样对我!

  贺敬玄觉得自己做的已经够绝了,将宋魏文和安祁的事情曝光于世,把他们逼到绝境,宋魏文还是不肯来自己的身边。

  他绝对不能忍受。

  "你放开我!"宋魏文手上扎着输液管,再加上贺敬玄用了十足的力气,他没能挣开。

  "你觉得我会放开吗?"贺敬玄语气怪怪的,像是要在这里将他办了。

  宋魏文一边奋力挣开贺敬玄,一边吼道:"贺敬玄,你混蛋!

  贺敬玄现在几乎是要疯了,他对宋魏文这么好,凭什么一点好处都拿不到!

  "贺敬玄,你究竟怎样才肯放过我?"宋魏文反抗得累了,索性不动了,声音细微。

  贺敬玄将宋魏文推倒在床,冷哼一声,道:"放过你?"然后凑到宋魏文耳朵旁,轻声说道:"除非,你死了。

  贺敬玄试过许多方法,用酒麻痹自己,或者是大闹一场彻底死心,但是这么久以来,他觉得宋魏文越发像是珍稀的宝石,让他想要触碰想要占有。

  或许真的,只有等宋魏文死了,他对他的感情才会随之陨散。

  贺敬玄的一个浅吻落在宋魏文的颈脖上,宋魏文的身体颤了一下,他道:"快放开我,我妈待会就回来了。

  "你还怕你妈看到?你和安祁做的事情比这更过分吧?"贺敬玄虽是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却已经从宋魏文的身体上爬了起去。

  "你走吧,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宋魏文知道贺敬玄不好搞定,但是林美玲说不定下一秒就会出现在病房里,为了避免事情再度升级,宋魏文只能做此选择。

  "我会再打给你,手机保持畅通。"贺敬玄整理好自己的着装,踏着沉稳的步子出了病房。

  果然,贺敬玄刚走不久,林美玲就喜笑颜颜地进来了。

  "文文,怎么样?身体还有哪儿不舒服吗?

  "没有了,都挺好的,我觉得我都可以出院了。

  "瞎说,昏迷了那么久,怎么可能好的这么快,医生说了,还要留院观察几天。

  "妈妈,辛苦您了。

  "傻孩子,晚上吃点好的,我让酒店的厨子给你做。

  "谢谢妈。

  滑溜溜

  墨上祁想见墨上流离,想得要命,向圭璧宫的侍女打听了姬言泷的去向,然后就偷偷跑出了皇宫。

  城里来往的人挺多,废了挺大功夫才到了墨上府,一路上墨上祁备受行人的目光,还有几个大胆的在叽叽喳喳墨上流离的事,具体的他没有听清,但能肯定的是,不是好话。

  墨上祁没有心思去理会,他太想见到离哥哥了。

  墨上府门口的守门已没了影,府内也没有生气。

  墨上祁踏进府。

  "离哥哥,你在吗?

  无人应答。

  怎么回事,一个下人也不在。

  "阿丁小雨?

  无人应答。

  "阿爹姨娘?

  还是没有人应答。

  墨上祁突然觉得事情不对,赶紧起身赶回了宫里。

  果然事情已经不对劲了!

  安宁宫外站着两列大臣,个个神情严肃。

  墨上祁停下来对着他们行了礼,然后才到琉璃宫找姬言泷。

  先是跪下行了礼,然后唤道:"陛下。

  "何事?"姬言泷问。

  "墨上府出事了是不是?为何府上无一人?"比起安宁宫外的官员,墨上祁更关心的是墨上府的事情。

  "没想到你和安祁互相穿越了之后,倒是有一样相通了。

  "哪一样?

  "乱来。你知道你就这样独自跑出皇宫,就为了回墨上府,有多么危险吗?

  其实姬言泷担心的是,安祁。

  如果墨上祁出事,他怕安祁会'回';不来了。

  如果下次,安祁再来到他的身边,他就算舍弃一切,也要留住他。

  墨上祁没心思听他讲那些道理,急忙道:"陛下,墨上府究竟怎么了?我想要见离哥哥!

  "朕比你,更想要找到他。少了一枚大将,如今宫里又乱作一团。"姬言泷道,"其实那日,是安祁伤害了你的离哥哥。

  "发生什么事了?陛下,请您一定要告诉草民!"说着,墨上祁又跪了下去,重重的磕了个头。

  姬言泷实在是看不得这样中规中矩的祁祁,有些怒地命令道:"你先起来!

  "谢陛下!"墨上祁轻轻拍打着膝盖处的衣服,然后站直。

  "那日因为你阿娘的事,祁祁和墨上将军发生了争吵,然后祁祁

  "然后怎么了??

  "他当着很多人的面,把墨上将军喜欢他的事情说了出来。后来,朕就没有见过墨上将军了,一直与你在一起。

  "安祁他怎么能这样?"等等!墨上将军喜欢安祁?

  "离哥哥喜欢安祁。"墨上祁不是疑问的口气,实打实的陈述句。

  原来,安祁真的有这么优秀,可是他已经拥有了那么多,为什么还要跟自己抢离哥哥?

  明明都是同一具身体,离哥哥爱上了远在天边的安祁也没有接受自己。

  这太可笑了。

  他一直期待着回到安宁。

  一直期待着见到离哥哥。

  可是现实给了他什么?

  全是失望!

  安宁还有什么东西是值得他留念的?

  墨上祁突然冲出琉璃宫,姬言泷来不及反应,跟上去时,墨上祁已经跳入莲花池。

  "来人!"姬言泷大声叫道。

  不一会儿,来了四五个侍卫,齐刷刷地站在姬言泷面前。

  姬言泷指了指莲花池,然后道:"救人!

  "是!"侍卫一个个接连着跳进池子里,找寻着墨上祁的身体。

  把墨上祁救起来,他已经昏过去了,韩太医给开了几副药嘱咐了几句,然后就离去了。

  "陛下,安宁宫那的大臣已经站满了,请您过去看看吧!"刘公公佝偻着腰,对姬言泷说道。

  姬言泷看了看榻上的人,然后转身对刘公公说道:"知道了,带朕去。

  "喏。

  等到墨上祁醒来,已是第二天的早上了。安宁宫中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像平日那么安静,所有都乱作一团。

  墨上祁全身上下疼得很,费了好大力气才从床上爬起来,姬言泷突然跑了进来,抓起墨上祁的手就往圭璧宫外跑。

  "陛下,怎么了?

  姬言泷哪有功夫向他解释那么多,自顾自的往皇宫外跑。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墨上祁挣开姬言泷的手,站在原地不动了。

  "安宁要完了!

  "你是皇帝,你跑了百姓怎么办?

  "西华就要攻进来了,安宁内部早已分成两派,如今支持姬仓的占优势,姬仓的目的是皇位,不会为难百姓的,朕没了依附,如何应对?

  姬言泷说的不无道理,现在不跑他们都得完蛋,安宁的内部早就已经被姬仓搅得乱七八糟,可以说是腐烂了。

  人心向着姬仓,外边西华虎视眈眈,内外交困,姬言泷别无选择。

  姬言泷想好了,去投奔戎真。

  至少那里还有不会背叛他的至亲,姬言雪。

  "我知道了。

  姬言泷带了不少银两在身上,够在路上用了。

  宫中的侍卫阍人都已罢工,姬言泷带着墨上祁去马厩牵了两匹御用马。

  有时候,墨上祁觉得生在皇室也挺不容易的,就像姬言泷,一直在勾心斗角,要预防刺杀、要为民着想、还要顾及方方面面。

  真是伤脑筋。

  安宁的一切都挺伤脑筋的。

  墨上家的人已经不知道去哪了。

  墨上祁本来是想着跳下荷花池能再到那个世界的。

  可是没成功。

  那就是时机不对。

  墨上祁跟着姬言泷,骑马赶往戎真。

  墨上流离带着墨上坤和南宫云,也逃到了戎真。

  三国分立,西华即将攻入安宁,姬言泷必定保不住皇位,墨上流离只得投奔戎真。

  虽说戎真皇帝与墨上家没有多少交情,但至少,比留在安宁好。

  墨上流离一行人刚到戎真,就遇到了姬言雪和闻人羽,姬言雪向墨上流离询问了姬言泷的情况,一心想要救哥哥,被闻人羽拦下来了。

  闻人羽说,言雪,相信我,你哥哥会来戎真的。

  也确实被他说对了,姬言泷来到了戎真。

  还带着墨上祁。

  墨上祁明明很想见到墨上流离,这一刻,他觉得相见不如怀念。

  墨上流离看了墨上祁一眼,却没有说话。

  倒是墨上坤,热情的上前询问墨上祁一路上的情况。

  墨上祁一一回答。

  墨上流离一惊。

  这不是他的阿祁!

  眼前这个人,不是安祁!

  "离哥哥,为何用那般的眼神看着我?"墨上祁说话的语调阴阳怪气,比以往还要娇弱。

  他知道墨上流离猜出了是真的墨上祁回来了,这样是在挑衅墨上流离。

  墨上流离表情冷漠,声音也冷漠,道:"你无需这般。

  墨上坤听着不对劲,赶忙打着圆场,道:"好了好了,我们一家人还在一起,就是最好的,现在国家有难,我们都不能坐视不管,一定会全力辅佐陛下,收回人心,夺回皇位。

  姬言泷听了这些话,已经能断定谋反一事墨上坤确实是受诬陷了。

  "多谢墨上丞相,你们家付出的,朕都记在心里了。"姬言泷对着墨上坤抱拳相谢,然后又转过身去,问:"对了,恩英师太一事,处理得怎么样了?

  闻人羽道:"我们在一个叫做狄平的地方听说了恩英师太,但是她闭关修炼,我们没能见到。

  "找到了就好,闭关多久?又打听到吗?

  闻人羽道:"半年。

  姬言泷思考了一会,然后道:"等事情安顿好了,朕过阵子有空去见见她。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angyu9.cc。忘语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angyu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