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愈合_穿越时空之孽恋
忘语小说网 > 穿越时空之孽恋 > 第五十五章:愈合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五章:愈合

  墨上流离身体震了一下,眼神仿佛有光,试探着问道:"安祁?

  "是我,安祁。

  "真的是你!安祁,你还好吗?

  "我很好,离哥,你呢?

  "阿祁,你终于回来了。没了你,我一点也不好。"墨上流离情绪激动,本来安祁是病人,反倒是安祁轻拍着墨上流离的后背,安慰道:"离哥...不着急,你慢慢说。

  "姬仓勾结西华,陛下为了逃命带着你来了戎真,遇上了我们。都是我没用,没有陪在陛下身边,我真的...已经不知道怎么面对陛下了

  "没事的,言泷不是那样的人。这不怪你,本来安宁和西华战争就无可避免,姬仓没有发动战争是最好的,保全了百姓。以后的事,肯定有办法解决的。

  "阿祁,你的伤口还疼吗?

  "不怎么疼了,离哥,我还能看到你,真好!

  墨上流离的手托着安祁的脸,为他抚去眼角的泪珠,如果能选择,他真想就这样带着安祁走了,去一个不会遭受流言蜚语的地方,想干嘛就干嘛。

  "阿离,阿祁醒了吗?"屋外传来墨上坤的声音,墨上流离赶紧将安祁脸上的手放下来,应道:"是的,阿爹,阿祁他醒来了。

  墨上坤快步走到诊房里,见到坐着的安祁,老泪纵横。"阿祁,我可怜的儿子...你终于清醒了!

  安祁心里一酸,张开双臂,搂住墨上坤,道:"阿爹,孩儿不孝,让您担心了。

  墨上流离发现南宫云始终没有来看望安祁,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一直以来,阿娘对阿祁的误解太深了,就好像,有着深仇大恨。

  "说的什么话!"墨上坤有些责怪安祁说出这样见外的话,"额头的伤还疼吗?

  安祁摇摇头,道:"不疼了。

  "阿爹知道流言蜚语很让人难过,可是有些事阿爹不得不说,"墨上坤看看安祁,又看了看墨上流离,才继续道:"你和阿离都不是小孩子了,很多事情都需要多注意,打打闹闹是无妨的,过度了就会招来闲话。阿爹并不是要怪你们,或者怀疑你们什么,能有你们俩这么优秀的孩子做儿子,是我墨上坤前世修来的福气。

  安祁坚定地望着墨上坤,开口道:"阿爹,阿祁明白的,我和离哥,只是兄弟而已。如果说,您觉得我俩的相处方式不恰当,以后我们会注意的。

  墨上流离知道这不是安祁的真心话,可他的左心房,还是抽搐地疼了一下,"没错,阿爹,您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做有辱墨上家的事情。

  "好孩子。"墨上坤拉着两个儿子的手,满脸欣慰地说道。

  墨上流离偷偷看了一眼安祁的表情,事实证明,安祁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我去叫下边的人给你做点猪蹄汤,阿离,好好照顾你弟弟。"墨上坤松开两个儿子的手,然后拍拍衣服向诊房外走去。

  "好的。"墨上流离立马应道。

  安祁往外边看了看,确定没有别人了,才开口道:"离哥,上次,我在大街上说的话...我很抱歉,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墨上流离拉住安祁因为激动而颤抖的双手,道:"没关系,离哥没事儿,我明白的,失手杀了人会很痛苦。"墨上流离回想起那日他说的话,真不是人该说的!"我不该那样说,毕竟,姨娘的命也是一条人命,是我安慰的不恰当了。阿祁,我希望,你能原谅我。

  安祁的泪水又一次掉落,他摇着头说道:"不是的,离哥,我不是怪你。"墨上流离看着安祁的脸,他眼里净是伤痛,"那个人...是我的妈妈!是安祁的妈妈!我亲手...杀掉了,自己的妈妈..."安祁的情绪失控起来,双手握拳捶打着自己大腿那一块的被子。

  墨上流离赶紧抓住安祁的手,"阿祁,你的身体还很虚弱,别闹!"墨上流离突然意识到安祁话里的意思,急忙问道:"你说什么?你的妈妈?你的阿娘!!?

  安祁点点头。

  "你阿娘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对,阿祁,话不能乱说,是不是你的阿娘和阿祁的阿娘长得一样?"墨上流离不肯相信,那个人明明就是墨上祁的母亲,怎么可能会是安祁的母亲呢?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安祁肯定看花了眼!

  "不会的,妈妈她的脖子上有一块爱心状的胎记,那日被我刺死的...她脖子上有一块一模一样的!

  墨上流离一下反应不过来,怔住了好久。

  "她一直念叨着,'你不应该存在的';,那应该是对墨上祁说的话,这不就证实了我妈妈她

  "你阿娘,曾经消失过吗?我是说,从那个世界突然不见过吗?

  "有过一次,那时候我还在国外念书,母亲突然不见了,安家翻箱倒柜地找也没找到,后来不知怎地,又在小岛上发现了母亲..."安祁没有继续说下去,墨上流离也猜到了内容。

  二十多年前,父亲突然带回来一个女子,莫非,那就是安祁的母亲!

  可是,时间对不上。

  按安祁的话来说,苏荷消失的那个时候安祁已经在念书了,也就是差不多有十多岁了,如果苏荷再穿越到安宁来,生下墨上祁,到现在墨上祁也才十岁,而自己的弟弟已经二十有余,这不合理。

  "会不会,安宁这边的时间,比那个世界的快一些?"安祁突发奇想,问道。

  墨上流离皱着眉,看了一眼安祁,又陷入了沉思中。

  "极有可能,只有这样,一切才说的通。"过了好一会儿,墨上流离才说出一句话来。

  安祁的情绪稍微缓和了下来,又问道:"离哥,我会不会遭到报应?

  墨上流离一把揽过安祁的肩,让他待在自己的怀里,"瞎说什么呢?

  "可是,我亲手杀死了自己的母亲

  "不会的,肯定不会的,就算遭报应,我也会替你挡了去。无论发生什么事,阿祁,你记住,我还在。

  "我才不要你给我挡了去。

  "为什么?

  "你挡了去,我就见不到你了,我不要见不到你。

  墨上流离被安祁的天真给逗笑了,拍了拍他的肩忙安慰道:"终有一日,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咳咳

  安祁听到声音立马推开墨上流离,墨上流离转过头,一看是姬言雪,就没有再顾及什么了,又死皮赖脸般地抱住安祁。

  姬言雪看了还像之前那样恩爱的两人,也算是放心了。"从言泷哥哥那里听说了你们俩的事,都要吓死我了。现在能看到你们这样,我很开心!

  "雪儿有心了。"安祁笑着对姬言雪说道。

  姬言雪寻思自己站在这也挺碍眼的,匆匆道了别就离去了。

  墨上流离一等到姬言雪离去,把安祁抱得更紧。

  "离哥,勒到我了。

  墨上流离抱得松了一点,没过多久,又紧得安祁喘不过气来。

  "阿祁,我可以亲亲你吗?

  安祁知道墨上流离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想自己想得要疯了,于是点点头。

  劈头盖脸的热情的亲吻。

  墨上流离好想把安祁按进自己的身体里,这样,他就再也不会离开了。

  安祁好想躲进墨上流离的心里,那样,他就再也不怕走丢了。

  墨上流离在安祁耳边轻轻的说着,我爱你。他的下身抵着安祁的腰,惹得安祁一阵脸红。

  眼看墨上流离几乎就要提枪上阵,安祁提醒着,待会墨上坤送猪蹄汤进来看到就完了。墨上流离只好忍住**,结果,墨上坤一整个下午都没有出现。

  墨上流离知道之后恼得不得了。

  整个戎真,都在为闻人羽和姬言雪的成亲大典而准备着。

  百姓爱戴的戎真太子,美丽动人的前安宁公主,人们都说,他俩的成亲大典绝对会成为历史的大事!

  姬言泷看着自己的妹妹终于收获了幸福,心里的感动不可言喻。

  "这边,来来来,水果放这里。

  "那边,那几面旗有点歪了,重新弄一下!

  "不行吗?那朕...那我来吧。

  姬言泷守着下人们打点着大典需要用的东西,时不时还上前一展身手,他笑着问自己,何事这样亲力亲为过?

  "言泷,果然是亲兄妹,言雪也爱帮着做,这些不需要你来的,他们会处理好的。"闻人羽例行查看时,发现姬言泷亲自指导着大典物品的摆放,赶忙上前拉住姬言泷。

  "我唯一的妹妹,就要嫁给你了。我还想多为她做点事,我希望,她能漂漂亮亮风风光光地出嫁。"姬言泷说着蹲了下去,闻人羽知道他眼角有泪。"我也知道,你们闻人家不会亏待雪儿,可我心里,就是感觉很难过。

  闻人羽轻拍姬言泷的后背,道:"你很爱言雪,你是个好哥哥。

  "雪儿嫁给你,我也就放心了。"那是姬言泷对闻人羽说过的最最温柔的一句话。

  成亲大典的邀请名单上必不可少西华和安宁的君主。

  西华皇帝江华荣为了表示庆贺,特意将自己领土中央的一座城送给了戎真。这其中的寓意很明显,如果那座城代表戎真,这将说明了西华的勃勃野心,西华会将戎真包围在怀里、然后成为它的一部分。

  姬仓到的时候,气场十足,带着九十九个美人,九十九匹骏马、九十九头肥牛、九十九只绵羊以及九十九车金银珠宝。

  他特意指出,自己的礼物寓意着姬言雪和闻人羽长长久久的爱情。

  "朕作为雪儿同父异母的哥哥,这点东西自然是要拿得起的,亲生哥哥不顶用了,朕可不忍心让妹妹吃苦。"姬仓在大典上豪情气爽的说着。

  台下一片死寂。

  没有人回应姬仓的话,没有人敢反对姬仓的话。

  姬言泷气急败坏,可他没有其他的办法,今天是姬言雪的大喜之日,他必须忍耐。

  成亲大典上,闻人羽亲自为姬言雪戴上了新娘冠,那样子真的是美极了。

  姬仓拍手叫好,连声道:"好!能娶着朕的妹妹,是你闻人羽前世修来的的福气!

  这话由闻人羽或者闻人兆阳来说,本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姬仓说出口,不免就让人心生怒意。

  他这样说话,还真的就像是三国之主了。

  终于等到了最后一刻,入洞房。

  闻人羽牵着姬言雪走进婚房。

  大典顺利收尾,只留下酩酊大醉的宾客们。

  闻人兆阳热情地给众宾客安排了住处,许多人忙于回家,只有几个离家远的留了下来。

  姬仓喝得真是多了,走路都颤颤巍巍,本就贪婪好色的他,在路上随便拉了个宫女就回房了。

  宫女自然是被这个安宁的新君主宠幸了整整一夜,可怕的是,姬仓整晚都喊着同一个名字:雪儿。

  宫女最后什么也没得到,她也没脸向姬仓索要什么。姬仓倒是快活自在,回到安宁便纳了十多个妃子,夜夜笙歌。

  宫女半月后发现自己怀了姬仓的孩子,不堪重负,上吊自杀。留下一张字条,'仓慕太子妃,太子多加小心。

  姬言泷看了字条,更是气不打一出来,一拳砸在墙面上,丝丝鲜血顺着手臂流下,姬言雪赶忙找来布条为他包扎。

  闻人羽道:"这姬仓当真是不要脸到家了!

  "没事的,我会一直在羽哥哥身边,不会乱跑。"姬言雪拉住闻人羽的手,深情地望着他。

  "无论发生什么,一定要保护好雪儿。"姬言泷扯着闻人羽的衣领,低吼道。他最最珍视的东西,一定不能让姬仓有机可乘。

  闻人羽眼睛发红,道:"我知道,就算我死,也不可能让言雪有半点闪失。

  姬仓确实觊觎姬言雪好久了。

  就算她嫁给了闻人羽那又怎样?只要他统一了三国,天下的美人都是自己的,何况一个姬言雪?

  姬仓这次上位要比六年前成熟多了,他知道墨上流离的军队实力雄厚,所以他快速成立起一支最顶尖的军队,用来对抗墨上流离。

  安宁和西华联手,对付一个戎真轻而易举,等到戎真灭亡,再攻打西华,统一三国的时日屈指可数。

  姬仓手里攥着姬言雪的衣服,笑了起来。

  姬言雪依偎在闻人羽的怀里,道:"羽哥哥,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angyu9.cc。忘语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angyu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