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谜团_穿越时空之孽恋
忘语小说网 > 穿越时空之孽恋 > 第五十六章:谜团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六章:谜团

  墨上祁醒来的时候自己的身体还泡在水里,不远处是宋魏文的身影。

  他果然回来了吗?

  墨上祁本就不习水,挣扎了几下喝了不少水进肚,被水呛着挣扎得更厉害。

  宋魏文本是毫无求生欲,敞开双臂想要一死了之,可是好像听到什么东西掉入水中,扑通一声,就在距离自己不远处。他睁开眼一看,果然是安祁!

  宋魏文哪还能一死了之?

  费尽力气游过去,安祁的身体已经坠落很深了。

  情况危急,已经等不及宋魏文上了岸再叫人来救了。他稍稍浮上水面,深吸了一口气,又潜下水去。

  说什么一死了之,宋魏文觉得自己一定是有病。

  会为了自己不顾一切跳下来,只有安祁。

  安祁,那就是他的命。

  宋魏文伸手去够安祁的身体,在隔了半米时,面前人突然有了动作,一把投入宋魏文的怀中。宋魏文恍惚中觉得这是那天和他一起经历欢爱之事的阿祁。

  墨上祁喝了太多的水,已经没有力气再浮上去,只能让宋魏文拉扯着,上了岸。

  宋魏文奇怪,他们上岸的地方早已不是之前落水的地方,距离那儿已有几百米之远。

  不能让警察找到他们,宋魏文这样想着。

  事情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那就不在乎再乱一点。

  宋魏文背着已经昏厥过去的安祁,跑到一家小诊所里,冲着正在为其他病人看病的医生叫道:"医生,快来!这里有个人溺水了!

  医生没空,于是叫了个打下手的来查看情况,宋魏文火冒三丈,直接把墨上祁放到病床上,一把扯过医生,吼道:"你再不救他就要死了!

  医生被他扯的晕头转向,一下也杠上了,"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我是医生还是你是...啊!?

  宋魏文跑到药柜前拿了一把小刀,然后朝医生冲过来,"快救人,不然我就杀了你!

  医生被吓得魂飞魄散,忙道:"你把刀放下,我救,我马上救!

  另两个病人直接被吓得赶紧离开了诊所。

  医生为墨上祁做了简单的处理,"病人呼吸没了。

  宋魏文眉头紧皱,问:"你说什么?

  医生怕他手里的刀怕得紧,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我马上对...他...他进行人工呼吸,你放心,一定能够醒来。

  宋魏文把手里的刀子一扔,没好气地低吼道:"我来!

  医生自觉地退了几步,"好...好,你来!

  "第一步,怎么做?"宋魏文厉声问道。他确实不知道人工呼吸怎么个操作法,又不可能让一个糟老头子亲自己的心头肉,硬着头皮也要自己上。

  医生在一旁指导着,打着下手,把墨上祁的胸腹朝天,拿了一个软枕垫在他颈后部,墨上祁的脑袋往后仰着。

  那样子着实有点慎人,就像是死去了一般。

  宋魏文怎么可能会让墨上祁死去。

  医生让宋魏文站在墨上祁头部的一侧,"你现在深吸一口气,对着病人的口将气吹入,注意,你们的嘴不能有缝隙,要对准。

  宋魏文照做,一口含住墨上祁的唇,应当是严实了。

  医生看着两人的动作,明明是非常正直的,自己一生以来做过无数次都不觉得有啥的动作,这两人表现出来怎么就有点爱情的感觉!?还是两个男人!

  宋魏文见医生久久不再继续指导,嘴还停留在墨上祁的唇上,确保严严实实,囫囵着问道:"接下来呢?

  医生像是触了电一下回过神来,"你对他吹气时要用一只手把他的鼻子捏住,以防空气从鼻孔漏出,然后当病人胸壁扩张后,停止吹气,让病人胸壁自行回缩,呼出空气。

  见宋魏文乖乖的照做了,医生又道:"这样反复进行,4~5次人工呼吸后,你再摸摸他的颈动脉...还是我来吧。"他实在见不得两个人这般暧昧的样子了,他心想自己帮着应该能快些结束。

  宋魏文脑袋一上一下地为墨上祁做着人工呼吸,医生在一旁做着其他的辅助救治。

  大约半小时后,墨上祁从口中吐出许多积水来,咳嗽了几声才恢复了神智。

  "安祁,你醒啦?"宋魏文喜出望外,凑到墨上祁面前问道。

  墨上祁一听着他叫安祁的名字,一把把他推开,不想跟他说话!

  "安祁?"宋魏文又开口叫道。

  墨上祁直接坐起来,冲出了小诊所。

  宋魏文抓出钱包,抽出几张钞票放在柜台上,立马跟上墨上祁的脚步。

  墨上祁并没有走多快,宋魏文一会就追上了。

  "阿祁!"宋魏文开口大声唤道。墨上祁生着气,没有理会。

  "墨上祁!"宋魏文再次叫道,如果安祁说的都是真的,那这个人应该就是墨上祁了!

  事实证明他想对了,墨上祁停下了脚步。

  "宋魏文,你认出我来了?"墨上祁不可置信地开口问道。

  宋魏文心里嘀咕着,你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好吗?

  "阿祁,你怎么回来了?"宋魏文点点头,然后反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本来是想再赌一把,能不能通过水来到这里。我赌对了。宋魏文,我又来了。"墨上祁笑着说道,眼里好像有些透明的东西。

  宋魏文问:"那,安祁,去了那个安宁了?

  墨上祁又陷入了忧愁中,一把推开宋魏文,"是,他和我又交换了。宋魏文,你讨厌我吗?

  宋魏文皱着眉,没回答。他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他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对墨上祁这个人到底是怎么的感情。

  "宋魏文,你讨厌我是吧?我利用自己的私心,把安祁从你身边挤走了。"墨上祁蹲在地上,阳光透过树梢照射在他的身上,宋魏文才想起来,他俩的衣服还是湿的!

  宋魏文把墨上祁拉起来,道:"我们衣服还是湿的,得赶紧换了,不然要感冒的!

  "宋魏文,我是不是很招人嫌啊?

  "你在说什么,快跟我去换衣服!

  "宋魏文,凭什么我就不能得到爱呢?一直以来,我什么都没有,安祁他什么都有,我就想要你,我只要个你,安祁一定不会介意的。

  "墨上祁,跟我去换衣服,这件事以后再说!

  "你就不能喜欢一下我吗?

  墨上祁的声音轻柔,如同乞求。

  宋魏文拉着墨上祁的手,望着他的眼睛,不自觉地说道:"嗯,我喜欢你。

  墨上祁突然安静了下来,问:"你说什么?

  宋魏文重复了一遍,"我喜欢你,阿祁。

  墨上祁看着宋魏文的眼睛,又问:"哪个阿祁?

  宋魏文坚定地说:"你你你,我喜欢你,墨上祁,我喜欢的是你。

  墨上祁一把搂住宋魏文,紧紧的抱住,他太开心了,他这一生好像都从来没有这样开心过。

  宋魏文趁机扶着墨上祁要走,"阿祁,我们去换衣服,要是你着凉了我会很难过的。

  墨上祁听了话。

  两人随便找了一家服装店买了两身衣服,换上就启程了。

  启程?

  没错,在将墨上祁救起的那一刻,宋魏文就决定了,他要带着墨上祁去日本。

  去旅行。

  只有两个人的旅行。

  "这样就走了,真的好吗?不跟爸爸妈妈叔叔阿姨说一下吗?"墨上祁拉住宋魏文,停住了脚步。他不希望在大人的眼里,会认为他俩是不听话的孩子。

  宋魏文没敢跟墨上祁说他离开后发生的事情,更不敢跟他说自己抢婚的事情。就算墨上祁的性格再怎么不像安祁的性格,他也不会任由这样的事情继续发生下去。

  "我们先去,到了日本再跟他们说,没关系的,安祁之前处理好了安氏的事,他们不会怪我们的。

  "那好吧。

  宋魏文突然想起什么,翻找着墨上祁身上的钱包,发现安祁的护照就安静地躺在包里,刚悬起的心又恢复了平静。

  宋魏文跑到路边叫了个出租车,直接到了飞机场。

  墨上祁看着窗外一架架硕大的铁东西,问道:"这就是飞机?

  "阿祁还没坐过是吧?"宋魏文希望自己能带着墨上祁去很多地方,去看看那些他没经历过的人和事。

  墨上祁点点头。

  "阿祁,以后,我会带你去经历许多事。

  "宋魏文,你真好。"墨上祁一个没忍住,直接抱住了宋魏文,还好现在机场人不多,没有引起他人注意。宋魏文任由着墨上祁这样的动作。

  其实宋魏文也说不准自己到底是不是喜欢墨上祁的,至少这副身体的模样是安祁的样子,他爱这副模样也好,爱身体后边的墨上祁的灵魂也好,只要是阿祁,都没差。

  机票还没买,宋魏文看时间不早了,温柔地对墨上祁说道:"阿祁,让我先去买票,买了票咱们就可以去坐飞机了。

  墨上祁听话地松开了关注宋魏文的手,点点头,像个渴望得到母亲赞扬的孩子。

  宋魏文拿着两人的护照和身份证,去售票处买了票。

  转身回来却看到机场候车室大液晶电视上的娱乐新闻,"今日上午,安氏与沈氏的联姻以失败告终,原因竟是宋氏抢婚?来让我们看看现场报道。

  宋魏文扭过头去看墨上祁,还好他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宋魏文跑过去拉起墨上祁的手就跑,墨上祁一个劲的问怎么了,宋魏文大声朝他喊,我们的旅途开始了!

  墨上祁泪眼婆娑的,他好久没有感受过这样的心情了。

  坐飞机这一件事,墨上祁样样都得听宋魏文的,没有宋魏文的指令他一点也不敢轻举妄动,"好,现在顺着楼梯上飞机。"宋魏文在墨上祁背后扶着他,轻声说道。

  "找到我们对应的位置。"宋魏文拉着墨上祁在相应的位置上坐下了。

  "后面关乎安全的事空姐会教我们的。你就只需坐着享受啦。

  "我可以看看外边的风景吗?

  "当然可以啊,待会飞机起飞了外边的风景会更美。

  墨上祁一脸期待,期待那个更美的风景。

  飞机顺利起飞,墨上祁感觉到一阵眩晕,这比他第一次坐车还要难受,感觉整个人都是飘飘然的。

  宋魏文察觉到墨上祁不对劲,赶紧问道:"阿祁,你怎么样?

  墨上祁摆摆手,道:"我没事,没事的。

  宋魏文知道墨上祁这是第一次坐飞机的缘故,于是叫住空姐要了一杯柠檬水,递给墨上祁,"阿祁,喝点这个,喝了就不会头晕了。

  墨上祁强忍住一股要吐的欲望,抓住柠檬水猛灌。

  过了好一会儿墨上祁才适应过来,他没想到坐在这个能像鸟儿在天上飞的东西会这么平稳,看着外边的风景,他真的是有点飘飘然了。

  那些原本很大很大的建筑,从这里看下去不过成了蝼蚁一般大小,墨上祁问:"阿文,我们在天上吗?

  宋魏文惊诧墨上祁会这样叫自己,这还是第一次,他应道:"嗯,我们在天上呢。

  "真好看啊。"墨上祁感叹道。

  "你也很好看。"宋魏文手撑着脑袋,打量着墨上祁,一脸坏笑道。心想自己居然从他婚礼上把他拉了出来,还经历了一次生与死的零距离,现在能坐在飞机上安静看着他的脸,真是神奇的一天。

  宋魏文的话让墨上祁的脸通红,一直红到了耳根,他继续说道:"我想吻吻你。

  墨上祁装作没有听到,甚至还夸赞起窗外的云彩,"果然在天上看的都不一样,云朵原来是这样的。

  宋魏文一把搂过墨上祁,对着他的唇吻了上去,左手顺手拿起前座背后的报刊,从前边掩住了两人已经凑在一起的脸。

  本是墨上祁先勾引宋魏文近男色,最后却是宋魏文步步紧逼,墨上祁自知这种事在公众场合做不得,却还是不舍推开宋魏文。

  宋魏文品尝着墨上祁的味道,没错,这是他要的,这是他的阿祁。

  贺敬玄叫来了警察和急救车,打捞了许久也没有寻到宋魏文和安祁的身影。得知消息的宋居和夫妇赶到现场,也是无计可施,林美玲坐在桥头哭的梨花带雨,她朝宋居和吼道:"都怪你,非要儿子娶什么秦家小姐,把文文逼得要去寻死!这下你满意了?

  宋居和用手拖着下巴,表情痛苦万分,他能怎么办,他又能怎么办?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angyu9.cc。忘语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angyu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