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清白_穿越时空之孽恋
忘语小说网 > 穿越时空之孽恋 > 第六十章:清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章:清白

  "陛下,不好了!!"恩正殿外传来宫女的叫喊声,闻人羽生气地放下手里的朝笏,吼道:"叫什么叫!什么事?

  宫女急急忙忙地跑进恩正殿,行了礼,接着说:"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她

  一听到姬言雪,闻人羽就不冷静了,一下站起身来,问道:"言雪怎么了?

  "皇后娘娘不见了!"宫女说完,趴在地上,头也不敢抬。

  闻人羽气急败坏,将预案上的朝笏一挥而散,发出极大的响声,吓得宫女打起了哆嗦。

  "朕让你看个人,也看不好吗!?"闻人羽怒吼道,犹如一记响雷,吓得宫女更是身体打颤。

  "陛下,对不起。奴婢没有看好皇后娘娘,都是奴婢的错。求陛下饶命,不要杀了奴婢。"宫女连连磕头,生怕闻人羽一个不开心就把自己拖去斩了。

  换作是姬言泷,肯定会先斩了。

  闻人羽看了看宫女,一脚踢开,低吼道:"贱婢!还挡着路干嘛?滚!

  闻人羽自然是知道姬言雪是遇上坏人了,而那个坏人,很有可能就是姬仓!

  闻人羽急匆匆地跑到姬言雪的寝宫,他多希望宫女胆大包天,是在说谎欺骗自己。可是寝宫哪有姬言雪的身影,整个宫殿安静的很。

  安祁一行人路过此处,本想来探望探望姬言雪的,碰上了暴走状态的闻人羽。

  "臣民参见陛下!

  "微臣参见陛下!

  "都什么时候了还这样!言雪不见了!"闻人羽低声说道。

  姬言雪不见了?姬言泷肯定不能相信也不能接受,他立刻跑进姬言雪的寝宫,寻了半天也不见人。

  "陛下,这是怎么回事?"墨上流离问道。

  "还不清楚,宫女说她被打晕了,醒来之后言雪就不见了。

  安祁道:"会不会是姬仓搞的鬼,刚才我们没见着姬仓离去

  "你说什么?"闻人羽突然紧张,"姬仓方才没有离去?

  "是呀,我们还奇怪呢?一般他都会再来'道别';的,今日没见着他,实在太反常了。

  "立刻派人备马车,去安宁救人!"闻人羽命令道,然后就带着众人离开了。

  这姬仓,当真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安宁]

  姬言雪渐渐的清醒了过来,自己已然身在安宁的皇宫里,昔日熟悉的宫殿都已经被那个可恶的男人给占有,姬言雪感觉怒火中烧。

  "哟,皇后娘娘醒来啦?还是该叫你一声,妹妹呢?"姬仓一直在姬言雪睡的床榻旁边守着,见姬言雪醒来,便上前去为她递了一杯热茶。

  "滚开!"姬言雪不但不接,反而把姬仓的手一打,杯子就掉落在地上,发出陶瓷破碎的清脆声。

  姬仓冷笑一声,道:"雪儿何时变得如此泼辣了?哥哥还是喜欢温柔的你啊!"说着便拿起姬言雪的一撮秀发,放到嘴边,闻了闻又吻了吻。

  姬言雪打掉姬仓的手,怒斥道:"神经病,谁是你妹妹了?

  "雪儿这是不愿意做朕的妹妹了?"姬仓皮笑肉不笑的问道,"难道雪儿想通了要做安宁的**了?

  "呸!你少不要脸了!我姬言雪就算是死,也不可能跟了你!

  "雪儿可是怀有身孕了,肚子真争气,朕怎么舍得让你死,朕还想着要你给朕多生几个小皇子呢!"姬仓说着就开始不老实了,将手放在姬言雪的小腹上。

  姬言雪眉头紧皱,自然是很抵触姬仓这样的动作。趁姬仓不备,姬言雪抓住他的手狠狠地咬了一口。

  姬仓吃痛,直接将姬言雪扑倒在榻上,"雪儿这是迫不及待想同朕圆房了吗?"他抚摸着她的脸,又道:"可是雪儿肚子里竟然有别的男人的种,哥哥很不开心呢!

  姬言雪下意识地护住了肚子,"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你说朕要干什么?"姬仓丧心病狂地撕掉身下人的衣裳,大笑道:"雪儿啊雪儿,哥哥爱了你这么多年,你何曾唤过朕一声'仓哥哥';?整日跟着姬言泷屁股后边瞎跑,哥哥很头疼啊!

  姬言雪被吓坏了,声音颤抖着道:"你别这样,求你了...求你了,放我走。

  姬仓冷哼一声,掐住姬言雪的手腕,道:"快,唤朕一声'仓哥哥';,朕就放你走。

  "你说话算话?"姬言雪将信将疑地看着姬仓的脸,可她什么也看不出来,姬仓全程带着狡黠的笑,好似没有别的情绪。

  "朕的话一言九鼎。"姬仓玩弄着姬言雪的秀发,笑着道。

  姬言雪百般不情愿,一字一顿地唤了句,"仓...哥哥...好了快放我走!"几乎是喊出来的。

  姬仓哪能满意,一下跨坐在姬言雪身上,这动作仿佛两人真的有什么一样。"雪儿怎么这样不乖,叫哥哥都没有一点感情的吗?那这样的话哥哥可是要惩罚你的噢!

  姬言雪的腿动弹不得,双手又被姬仓钳着,实在没有反抗的能力了,"姬仓,你混蛋!

  姬仓又笑了,道:"能直呼本王名字的,只有朕的皇后,怎么?雪儿要做朕的皇后吗?

  姬言雪"呸"了一声,一个巴掌就落在她的脸上,姬仓出手打她了?姬言雪皱了皱眉,脸上火辣辣的疼。

  还没让姬言雪有说话的机会,姬仓就要吻下来了,她把脸别向一旁。姬仓的吻扑了个空,亲在了她的脸上。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姬仓直接顺着她的脸一路吻到了脖子,再往下就是隐私的部分了!

  姬言雪怕得很,全身都在抖,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羽哥哥,你怎么还不来?姬言雪在心里面呼唤了千万次,她多希望下一刻,闻人羽就出现在自己面前。

  可是没有。

  "夫君,你在做什么?"一个温婉的女声响起,姬言雪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奋力要直起身子想看看来人。

  是一个高挑的女子,她身着米白色襦裙,脚踩白色绣花鞋,头上戴着金色的发簪,身后跟着一个男人,应当是她的父亲。

  姬仓也发现了来人,一个翻身从姬言雪身上离开了,坐在榻上,问:"你怎么来了?

  姬言雪赶忙把被子扯过来,盖住自己裸露的身子,观察事态的变化。

  那个男人开口了:"陛下,你可还记得自己有个糟糠之妻?

  原来这个女人是姬仓的妻子!那这个男人应当就是他的岳父了。姬言雪继续看着三人。

  "夫君,我在家等了三个月,三个月也不见你回来接我,我便自己来了。"李丹凤说着便走上前,在桌子前坐下了,"你,不会怪罪我吧?

  姬仓显然是面子上挂不住了,道:"当然不会,凤儿,你先去凌霜宫等着,朕这里的事还没处理完,待会去找你。

  姬仓本不是个怕老婆的主,或者说,他根本没把李丹凤放在眼里,只是家丑不想闹得人尽皆知,况且,以后还有用的到李绍文的地方。

  李丹凤没有说话,和李绍文一同出去了,姬仓穿好衣服,道:"今天,算你走运。

  姬言雪怒视着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姬仓整理好发冠,然后离开了玲珑宫。

  这里是玲珑宫,是姬言雪曾经居住的地方,一切都还完好无损的摆放整齐。

  姬言泷一行人被拦在皇宫外,没办法进去,这可把闻人羽急坏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真怕姬言雪就这样被姬仓给霸占了!一想到姬言雪肚里的孩子,闻人羽更是不能自制。

  墨上流离拉住激动的两人,没有硬闯进去,宫门的侍卫死活不开门,墨上流离明白是奉命行事,也就不再为难他们。

  安祁道:"这下可怎么办?我们不可能进得去的。

  闻人羽道:"只能发动兵力了,姬仓疑心大,各处都派了重兵把守,我们几人是不可能闯得进去的。

  姬言泷毫不犹豫地应道:"万万不可,不能因为这种事提早发动战争。

  闻人羽恼了,一把扯着姬言泷的领子,低吼道:"到底是人重要还是地位???你为了皇位居然舍得让朕的皇后冒险?你可知道姬仓对言雪图谋不轨!

  "我当然知道!没人比我更了解姬仓!战争只会激怒他,这样做对雪儿没一点好处,雪儿还怀有身孕,受不起折腾!"姬言泷也抓着闻人羽的衣领,朝他吼去。

  "好啦好啦,都别吵了,谁都不希望雪儿发生点什么,既然不能发起攻势,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必须想想办法救雪儿。"安祁实在看不下去了,明明局势已经这么紧张,这两个人还有心情在这里吵架。

  姬言泷和闻人羽两人转过头看向安祁,眼神里好像带着'你给我闭嘴';的意思,吓得安祁一阵哆嗦,墨上流离立马将老婆护着,道:"二位还是快些想想办法吧。

  姬言泷道:"想吧。

  闻人羽道:"想吧。

  两人几乎是同时说出口,安祁又好气又觉得好笑。

  大门有侍卫守着,看来走正门是不可能的,硬闯也是不可能的,只能耍耍小聪明了。

  安祁突然想到一计,所谓调虎离山。

  安祁同三人道:"我们设法假装雪儿出逃,然后..."他本想着后面侍卫就会被骗得离开宫门,然后他们便可以进入皇宫,再然后就成功救下姬言雪。

  这时宫门打开了,从里边走出一个人,无论这人是谁,都让急得焦头烂额的四人心花怒放,那女人带着姬言雪!

  姬言雪像孩子见到家长一样,朝几人狂奔过来,"羽哥哥,言泷哥哥,阿离哥哥,还要阿祁哥哥!

  四个哥哥看着完好无损的姬言雪,都欣慰的笑着。

  闻人羽最先开口,"言雪,你没事吧?都怪我,没有保护好你

  姬言雪惊奇地看着闻人羽,他没有自称'朕';了,这才是她的羽哥哥,姬言雪一把抱住闻人羽,道:"我没事,我没事!

  姬言泷半信半疑,问道:"姬仓当真没对你做什么过份的事情?"他不肯相信,姬仓的为人,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姬言雪。

  姬言雪对着姬言泷甜甜的笑了笑,道:"真没有,言泷哥哥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见姬言泷还是一副不相信的表情,于是转过身去,跑到李丹凤身边拉起她的手,道:"这位是姬仓的妻子,丹凤姐姐,是她救我出来的。她可以作证,姬仓真的没对我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对吧,丹凤姐姐?

  李丹凤是个聪明人,她知道姬言雪是不想让大家担心才撒谎的,于是点点头,道:"大家可以放心,雪儿完好无损。

  安祁冲着李丹凤笑着说道:"谢谢你啊,丹凤姐姐。

  李丹凤看了看守着宫门的侍卫,道:"这件事不准告诉陛下,不然我要你们好看!

  侍卫们唯唯诺诺道:"知道了,夫人。

  一路上,姬言雪开始给众人讲述自己与李丹凤的奇遇,"丹凤姐姐是姬仓在西华娶的妻子,也是挺惹人怜的女子,姬仓上位后,她等了姬仓整整三个月,也没等到他回去迎接她,只好自己来了。还好她来了,不然我可就真的要被那啥了

  "别说了,过去的事情就别提了。"闻人羽突然打岔道,现在想想真是后怕,他怎么会这样大意,明知姬仓对姬言雪的心思,还是给他留了下手的机会,要不是碰巧遇到李丹凤,姬言雪的清白,以及肚子里的小皇子,可能都保不住了。

  姬言雪想着李丹凤,其实她身为女人,十分明白李丹凤的心思,李丹凤与自己非亲非故,也不是非要救自己的,只是自己的存在会对她的地位造成威胁,所以李丹凤要清除姬仓身边的女人,救她只是做做好事积积阴德罢了。

  李丹凤和父亲到了凌霜宫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于是叫李绍文待会牵制住姬仓,自己去会会那个小狐狸精,一见到姬言雪哭哭啼啼的,心就软了下来,心想,还是把她放回去吧。

  李丹凤怕姬仓没错,但是为了自己的爱情,她无所顾忌。

  姬仓回到玲珑宫找不见姬言雪,火冒三丈,差点把玲珑宫掀了顶。面对李丹凤的冷漠脸,他忍下了。

  姬言雪随着四人安全回到了戎真,她没有怪罪贴身宫女,反倒在闻人羽面前给她求情,让她继续做自己的贴身宫女。

  那毕竟不是她的错。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angyu9.cc。忘语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angyu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