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关系_穿越时空之孽恋
忘语小说网 > 穿越时空之孽恋 > 第六十五章:关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五章:关系

  找到尤文的尸体后,姬言泷没有再提起恩英师太的事,于是都默认了直接回戎真的这个决定。

  一路上的气氛十分压抑,守着一具尸体,谁又能笑得出来呢?最初在驿站遇到尤文,他热情的提醒,为几人带路,可以看出是个很纯朴天真的孩子,可是却一时糊涂为了报仇而死在恩英师太手下。

  安祁觉得挺不值的,毕竟也是一条命,就这样没了,论谁一时半会儿也接受不了。

  明明说好了要带着他去皇宫,最后他却不在了。

  旅途中没有了笑声,安祁感觉路程要比来的时候远的多了。

  终于回到了戎真,赶车的墨上流离看到远处有一个身影在等候着。

  姬言雪在这里等了好些日子了。

  自从姬言泷一行人离去,姬言雪天天都会来边境守着,她没想到,自己会如此挂念远行的哥哥。

  或许是怀孕的原因,姬言雪开始闹脾气,不爱跟闻人羽说话,闻人羽做了皇帝,事情自然是比以前要多了,有时忙起来便无暇顾及姬言雪,姬言雪又吵又闹,一难过就带着贴身宫女去边境,看看姬言泷几人是否回来了。

  闻人羽也总会派一两个护卫悄悄跟着姬言雪,很多事情,他不能亲力亲为。

  "小云,你看远处的马车,是不是哥哥他们回来了?"姬言雪看着奔来的马车,心里激动不已,一定是哥哥回来了!

  小云回答道:"回皇后娘娘,远处正是大人那日离去乘坐的马车,大人他们真的回来了!

  姬言雪松开方才死死抓着的小云的手,往马车开来的方向跑去,小云在她身后追着,"皇后娘娘,小心点!

  墨上流离看着跑来的姬言雪,让马儿的速度减慢,然后转过身去拉开马车的帘子,对姬言泷说道:"雪儿在等你,快下车看看吧!

  姬言泷眉头一皱,等墨上流离将马车停稳,然后走出马车,拍拍身上的衣裳,跳下车。

  姬言雪见到哥哥,一下扑上来,姬言泷眼疾手快,用手按住她的头,避免她给自己来个大大的熊抱,"雪儿,你腹中还有小皇子,不要这般鲁莽!

  姬言雪撅着嘴,才不管那些,先抱了再说。

  "雪儿,我碰过尸体,你不要抱我,不要沾了晦气,快回去。"姬言泷严肃的对面前挣扎的妹妹说道,然后又朝着姬言雪身后的宫女小云道:"快把你家皇后娘娘带回去!

  "是,大人!"小云点点头然后走到姬言雪身后,拉着她就要走。

  谁知道姬言雪这次力气大的很,趁姬言泷手松了一些就直接抱了个满怀。"言泷哥哥,我好想你!

  姬言泷双手还停在半空中,姬言雪的话让他一下就心软了,手渐渐的扶上她的背,轻拍着道:"好啦好啦,哥哥回来了。

  抱了一会儿,姬言雪才松开姬言泷,想起他方才说的话,墨上流离在车上,却不见安祁,她一脸焦急地问:"哥哥,你刚刚说碰了尸体,怎么回事?阿祁哥哥没事吧?

  安祁听了,赶紧出来跟姬言雪打招呼,再不现身,这小姑娘怕是要脑补自己挂了的画面了。

  姬言雪一看到安祁,泪眼婆娑,又奔向安祁,稳稳的来了个熊抱,道:"阿祁哥哥,你没事太好了!

  安祁生怕会给姬言雪带去不好的运气,道:"我也碰了小文子,不能再抱你了,雪儿,你快放开!

  姬言雪才不听他的,死死地抱住他,安祁将乞求的目光投向姬言泷,姬言泷向他回了一个'都依她';的眼神。

  抱完安祁,姬言雪又将目标转向了墨上流离,墨上流离轻声道:"我也...好吧,我知道了。

  把三人抱了个遍,姬言雪才有空关心他们口中那个尸体的事。

  "你们碰了谁的尸体?不是去找恩英婶婶吗?为什么会遇到尸体??"在姬言雪的心里,恩英师太是个值得尊重的人,是个很不错的人。

  安祁接过话,道:"这个,说来话长了。

  姬言泷没等安祁说完,抢着开口道:"路上的难民,饿死的,我们恰巧经过,然后帮着带了回来,想着应该是戎真人,也算是归根了。

  墨上流离立刻就懂了,姬言泷没有告诉姬言雪实情,是不想让她知道恩英师太的真面目,姬言雪只要活在幸福中就够了。

  "对的,我们在做好事呢。"安祁连忙附和道。

  听他们这样说,姬言雪也就放心了。其实之前和闻人羽去狄平的时候,她就觉得恩英师太怪怪的,为什么会突然就说要闭关修炼呢?可是见不到人,姬言雪只得把心里的疑问放在一旁,跟随闻人羽回到了戎真。"恩英婶婶应该出关了吧?你们见到她了吗?她怎么样?

  "她呀,好得很呢!雪儿你不用担心她了,好好待在陛下身边,顺顺利利地把小皇子生下来,这才是你要做的事情。"姬言泷双手搭在姬言雪的肩上,一本正经地说道。

  姬言雪一听到陛下,就不高兴了,"我才不要待在那个只顾着政事的家伙身边!

  "雪儿又同陛下闹别扭啦?"安祁问道。他就知道,怀了孕的女人特别不好哄,一向乖巧可爱的姬言雪居然也难逃这个定律。

  姬言泷猜想妹妹肯定是因为小事而和闻人羽闹不愉快,于是正色道:"陛下是个不错的君主,也是个很好的夫君,雪儿,你莫再任性了,不要总是耍脾气,陛下公事缠身

  再这样下去,怕是要变成全都在数落姬言雪的不是了,墨上流离立马插了话,道:"我们雪儿也是个很优秀的女孩儿呀,闹脾气没关系,但是雪儿不要伤了爱你的人的心,我们都很爱你,尤其是陛下。

  姬言雪好像听进去了,道:"我知道了,阿离哥哥。

  安祁投来赞赏的目光,墨上流离向他回了个挑眉。

  由于尸体是没办法带进皇宫的,所以几人商量了一个办法,将尤文的尸体火化了,把骨灰偷偷摸摸地带着进了宫。

  他们将骨灰扬在御花园的土地上,洒向莲花池的水里,或者扔到亭子的屋顶上。

  看似为所欲为的行为,实际上承载着多少难过的心情。

  "小文子,你好好看看这皇宫,可要比那女皇的繁荣华丽多了。以后啊,你就可以天天看着这华丽的皇宫了,真好,是不是?

  姬言泷自言自语着,或许,是尤文为姐姐报仇的那满腔热血深深地感动了他,又或者是他没能守住身边一个热情活泼的男孩,他比任何人都要痛心尤文的死。

  他问尤文的问题,也终究不会得到尤文的回应。

  那一晚,尤文想了很多,他不应该把自己的事情强加给别人的,女皇说的话,说明那个大人和女皇是有亲戚关系的,大人还怎么可能会为了自己的事情而同女皇斗呢?尤文在榻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想了又想,自己的仇还得自己来报,他准备好了匕首,就匆匆地出发了,连信都没来得及留一封。

  ****的少年以为最坏的结果就是自己和女皇同归于尽,谁知道手中的匕首还没有刺下去,自己就反被捅了一刀。鲜血不断地从肚子上的伤口流出来,他怕极了,他也后悔极了。

  他好像看到了姐姐的身影,也看到了那几位大人的笑脸,他想叫住他们来救救自己,怎么呼喊也没用。姐姐越走越远,几位大人也越走越远,尤文看着自己的伤口流不出血了,他知道自己完了。

  女皇还在指手画脚的说着话,但是尤文听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他的心跳声慢慢地减弱,最后停止。

  尤文真的想见见戎真的皇宫,听说很不错,可他不信,还有比女皇住的地方更华丽吗?他觉得没有了。

  人真的是很奇怪的动物,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会懂得珍惜。尤文在快要死去的时候,很想要活着。

  "陛下,蔡公公说你又没吃早饭,雪儿给你熬了点莲子粥,你吃点吧。"姬言雪端着一碗刚熬好的莲子粥走到闻人羽的身旁,微微福身,然后把莲子粥放在闻人羽的预案旁。

  "言雪!?"闻人羽没想到姬言雪不仅不闹脾气了,还为自己做了莲子粥,心里顿时暖得不得了,"朕的皇后,真好!

  "羽哥哥,之前是我不对,不应该任性。"姬言雪趁着闻人羽喝粥,以为他不会多注意自己的,就把道歉的话说了出来。

  闻人羽一听,哪还得了,一把将姬言雪扯入怀中,道:"没事,朕不怪你。

  姬言泷到墨染殿找到闻人羽的时候,他已经处理好政事,正打算回寝宫。

  "陛下,我有话想跟你说。"姬言泷叫住闻人羽,"关于狄平的事。

  闻人羽停下脚步,把姬言泷叫进了墨染殿,然后问道:"什么事?

  姬言泷确定了四下无外人,才开口道:"恩英师太在狄平建立了一个新王国!

  闻人羽大吃一惊,"恩英师太不是在闭关吗?不对,她难道不就是个尼姑吗?"看来自己小看了这个恩英师太,不仅算命算得准,治国还有一套。

  姬言泷端起茶壶,为闻人羽斟了一杯,道:"她的话中,很多都不可信,我认为,她建**王国,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三国鼎立,居然还有建立第四个国家的愚蠢想法,她难道就不怕姬仓反手就把她那不堪一击的国家给吞了吗?"闻人羽冷笑一声,用带着不屑的语气说道。"她不怕姬仓,还是说姬仓是她的靠山!?

  闻人羽这一句算是说到点子上了,姬言泷情绪一下变得高昂,道:"没错,这也是我怀疑的点,狄平本就不是个强大的地方,她在那里建立的国家生存能力微乎其微,更别说经受住大国的打压了,如今的局势,哪能容得下第四个国家。所谓纵横捭阖,随随便便结个盟就能将狄平夷为平地。

  没等闻人羽开口,姬言泷又道:"恩英师太好像给自己换了个姓,居然也姓姬了!我问她关于我阿娘的事情,她只字不提。

  "这里边疑点太多了!"闻人羽皱了皱眉,说道。

  "对了,这个事情不要告诉雪儿,我怕她会受不了,恩英师太在她心里一直都是好印象,我希望雪儿能快快乐乐的,平平安安地生下小皇子。

  "生下小皇子?那还得七八个月后呢,可是恩英师太这事也不能一直拖着啊!"闻人羽笑着道,他想着姬言雪腹中的孩子就开心得很。"这样吧,明日早朝时朕会将此事告知几位大臣,大家一起商议,如何?

  "有劳陛下费心了。"姬言泷这样说话,让闻人羽一点也不习惯,真是到了谁的地盘谁就是大头,记得以前自己身为太子在安宁时,也得尊称姬言泷一句陛下,那时候多希望自己能像他那般威风,如今姬言泷一口一个陛下,他心里反而没有了那种渴望。

  还没下飞机,宋魏文就为墨上祁全副武装了,口罩帽子样样都没少,这群记者也是闲得慌,多少明星大牌不去挖,非得来堵两家企业的少爷,真不知道有啥看头。

  "我这样还好看吗?"墨上祁十分在乎自己的样子,口罩和帽子已经把自己的脸都遮的差不多了,他想要知道这样打扮看起来究竟是怎样的。

  "好看,阿祁怎么样都好看。"宋魏文的回答也没让墨上祁失望,他一听宋魏文这样说,心里都乐开了花,可是隐藏在微笑背后,是满满的不舍。

  他们俩明白,只要他俩一回到各自的家,就很难再见面了。

  顺利地躲过了记者的围堵,宋魏文拉着墨上祁上了一辆车,"这是?

  "正式介绍一下,开车的这位是我小弟,何奥阳。刚从美国回来的留学生,厉害吧!?"宋魏文搂着墨上祁,根本没把现在的场面当作有外人在。"阳阳,这个呢,我媳妇,你知道的吧?"宋魏文说完,对何奥阳使了个眼色。

  "你好,我是墨上...我叫安祁!

  "你好,安祁,很早就听说过你了,百闻不如一见啊,真帅!难怪我哥能看上你。

  "哥,现在是去哪?

  "先回家看看吧,不行的话在上你那避避风头。

  "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angyu9.cc。忘语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angyu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