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错乱_穿越时空之孽恋
忘语小说网 > 穿越时空之孽恋 > 第九章:错乱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九章:错乱

  墨上祁还记得那日他睁开眼的时候,身边围满了人,那些人都好奇怪,居然不续长发,着装还很怪异。

  他死死盯着那个在自己身上乱摸的家伙,这人身穿白色长袍,墨上祁仔细看了看,咦,这好像不是长袍。鼻梁上架着一个黑色的框,透过框看那人的眼睛,好像要比平常见的小,黑色的支架一直连接到耳朵那,这是什么东西?左耳上还吊着一块浅蓝色的布,难道这是最近流行的打扮?

  墨上祁又看了看那人旁边的年轻女人,女人手上拿着一块木板,上面好似有几张白色的东西,她带着粉红色的帽子,散着的头发是卷曲的,像是北部少数民族的人。

  坐着哭泣的,站着皱眉的。

  墨上祁醒来后,一直打量着床边的人,没有说话。

  安正名有点着急,问道:"郝医生,我儿子他怎么样了?他的眼神看起来不太对。

  郝博涵又拿起手电筒,对着墨上祁的眼睛照了照,闪得墨上祁十分不适应,眼睛一涩,眼眶就湿了。

  墨上祁一把推开郝博涵,有些生气地问道:"你这是做什么?"这个叫郝医生的人,真不知礼节,居然敢这样碰自己,要是让离哥哥知道了,定不会轻饶他!

  安正名看墨上祁这般反应,拨开郝博涵和护士,上前问道:"祁祁,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墨上祁看着安正名,皱起了眉头,道:"你是谁?

  安正名惊恐,道:"我是爸爸呀!

  "爸爸?是阿爹的意思吗?"墨上祁小声道,想了一会儿,又说:"你怎么可能是我阿爹,我阿爹可不是你这样的。"我阿爹才不会这样关心我,你想趁机骗我至少也装像点吧。墨上祁看着安正名,心里嘟囔道。

  冯晴在一旁哭得梨花带雨,连连道:"祁祁,都怪妈妈,妈妈不该那样对你,对不起

  没错,自安老太太出事后,冯晴就不大对劲了,冯家找了许多医院,都没办法医治,只能任由她整日哭哭啼啼。

  墨上祁昏迷了一个月。

  冯晴哭了整整一个月,每天以泪洗面。

  安抚好冯晴,安正名随郝博涵走出病房。

  "郝医生,安祁到底怎么样?

  郝博涵道:"根据脑部照的一些片子来看,是没有颅内积水等大问题的。这种现象不好判断,如果非要说个病因,那可能是掉入海里的时间太长,导致脑缺氧进而转化为失忆。这两天多观察观察吧,如果病情还是没有好转,我们也实在没有办法了。

  郝博涵深知自己说出来的话是毫无根据的,可是现如今,他又有什么办法解释呢?

  安正名道了谢,又回到了病房。

  比起安祁的症状,安正名更想知道的是,苏荷去哪了。

  那日把安祁救起来,又派了许多人寻找苏荷。可是,整整三天,都没见到苏荷的影子,安正名想,就算是死了,也得有个尸体吧!

  可是一直没有消息。

  以前恨不得安祁消失,现在安祁醒来,最开心的居然是冯晴。

  安正名觉得很讽刺。

  冯晴看着墨上祁,问道:"祁祁,你饿不饿,妈给你买饭去?

  墨上祁不知眼前这个女人为何要对自己这么好,既然是她自己要对自己好的,那便接受就是,顺势答道:"有没有...猪蹄汤?

  冯晴一听,喜不自胜,忙道:"好,妈这就去给你买回来!"说完就跑出了病房,撞上了进门的安正名。

  安正名对着跑远的冯晴吼道,"你去哪?

  冯晴跑远了,终是没有回应。

  安祁出事后,冯晴对他的态度可谓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现在的冯晴对安祁十分上心。

  安正名现在也没有那么多心思去追她,一心思考着安祁的病情。

  墨上祁看安正名进来了,便主动说道:"她给我买猪蹄汤去了。

  "这样啊。"安正名搬来一张椅子,坐到墨上祁的病床边,"祁祁,你感觉怎么样?

  "嗯。还不错,无大碍了,您不必太过操心。"墨上祁答道,他刚刚已经认真观察过这个屋子了。跟安宁的构造很是不同,墙面都特别白,天花板上还有几根长长的散发白光的东西,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也不打算问。

  安正名很不适应儿子这样的说话方式,他打开了电视,想要缓和一下气氛。

  电视上播放着某人[这里老是被和谐,大家能懂就行]与外国总统会晤的新闻,墨上祁问道:"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墨上祁感觉这黑色的玩意儿真神奇,不像是图画,上面的东西在动,还有说话的声音。

  安正名答道:"这是我们国家的主席,他在国外与别国总统会面,讨论一些国际之间的事情。

  墨上祁听得一头雾水,惊奇地问道:"这里边真的是人?还能看到别国的情况,真是个神奇之物。

  过了一会又问:"主席是像外交官那样的职务吗?

  安正名不知道安祁这是怎么了,居然连这么简单的问题也不记得了吗?"主席就像是一个国家的皇帝,这样说也不对,我们现在啊,是人民当家做主了,事情不是一个人说了算了,主席起到的是一种聚齐人心的作用,这样说,你明白了些没?

  安正名想着安祁大学修的法律学,应当早已厌烦看这种新闻,于是就拿起遥控器换了个频道。

  墨上祁看安正名只是按了一下那个更小点的黑色物件,这一块黑色的东西显示的内容一下就变了,又感叹道:"这小东西更是神奇,居然能操控比它大的物件,这是哪里的巫术吗?

  安正名听了,觉得墨上祁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看着安正名陷入了沉思,墨上祁心里好像明白了什么,他顺势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果然,不是长发,也没有束发带。

  "爸...爸,现在是什么年代了?

  安正名答:"2016年。

  竟是2016年了,与自己世界的年代相隔了一千多年之久。

  "你还记不记得记得你叫什么名字?"安正名突然想到了近年来火爆的穿越剧,一个可怕的念头在他脑海里浮现。

  "祁祁。"墨上祁答道。

  "全名呢?"安正名追问着。

  墨上祁语塞,他是真的不知道这具身体的全名,只听他们叫'祁祁';,别的什么也不知道。

  他之前与人厮混时,听过一种巫术,说是可以将人送往未来世界的,想必自己便是中了这巫术。可现下,面对此人的追问,他当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巧的是,这时冯晴回来了,手里提着一碗打包好的猪蹄汤。

  安正名没再追问,他叹了一口气,心事重重地走出病房了。

  冯晴没有理会安正名的突然离去,热情地将猪蹄汤取出,用医院准备好的餐具盛了一小碗,递给墨上祁。

  "祁祁,饿坏了吧,赶紧尝尝,这家猪蹄汤很出名的。"冯晴为墨上祁备好了纸巾,将他扶起。

  "谢谢。"墨上祁看着冯晴略显失落的表情,又补充道:"谢谢妈。

  冯晴听到墨上祁叫自己'妈';的时候,心里是说不出的激动,她很久没有这样被叫过了。

  墨上祁其实挺感动的,在自己的世界里,从没感受过父爱母爱,他也渴望南宫云能温柔地待自己,哪怕只有待墨上流离的十分之一那样,也足够了。

  就这样简单的相处,墨上祁觉得安正名和冯晴对自己很好。

  可是,自己为何会来到这个世界?是谁要陷害自己?

  这个世界和安宁太不同了,很多东西他不明白,他后悔自己以前的不学无术,导致现在没个一技之长,叫他如何在陌生的环境生存下去?

  正想着,冯晴又为他盛好了一碗猪蹄汤。"来,祁祁。

  墨上祁看着手里的汤,想起了十多年前,自己就因为喝了一口墨上流离给的猪蹄汤被南宫云骂惨了。

  墨上祁叹息,自己因为不愿离哥哥同公主成亲,跳到池子里,然后就来到了这里,还真是应了那句话:生不对,死不起。

  "祁祁,等你病好了,妈妈带你去国外玩,好不好?"冯晴突然发问。

  墨上祁被冯晴的声音拉了回来,"嗯?

  "等你病好了,妈妈带你出国玩!"冯晴又重复了一遍。

  墨上祁点点头,道:"好!

  安正名站在办公室里,抽着烟。心里想着安祁的事,倘若真的不是安祁在故意捉弄自己,真的存在穿越这样一说,那真正的安祁去了哪儿?

  安正名立刻走到电脑前,打开了浏览器,输入词条'人会穿越吗?';,然后点击搜索。电脑屏幕上立刻出现了许多关于穿越的内容,不过大多都是关于穿越的小说和电视剧。

  安正名翻了好几页,才看见一个靠谱的回答。

  电脑屏幕上显示的字眼让安正名接近崩溃。

  "从物理学角度上讲,当你本身的速度超过光速就可以穿越时空,到达古代和未来。

  相对于空间,我们和古代的人,与未来的人是同步活着的。

  到另外的次元空间去,这就是我们说的穿越时空

  安正名心里很乱,他生气地将电脑的电源拔掉,不再看它。

  敲门声响起,安正名看着门口的助理,道:"进。

  这个助理是这几天刚换的,冯晴精神不正常后,也就不能留在公司再辅佐安正名了。

  助理走进办公室,手里拿着一份股票动态报告。

  助理将报告递给安正名,道:"安总,这是近日来安氏的股市情况。

  安正名看着那逐渐下滑的线条,皱起了眉头,问道:"怎么会跌成这样?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angyu9.cc。忘语小说网手机版:https://m.wangyu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